兩會熱議資管新規“後資管時代”的格局與轉變

日期 2018-03-19 10:22:47

微信圖片_20180319102440.jpg


據多方消息,關于規範金融機構資産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經曆了相關部門多輪征求意見和反複醞釀,在按程序報請國務院批准後,新規有望于近期公布。這將首先爲資管行業設立統一的監管框架和行業標准,同時給行業未來發展指明方向。


正在召開的2018年全國兩會上,資管新規也成爲不少代表委員、行業人士關注的焦點話題之一。銀監會主席郭樹清近日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透露,相關監管部門正研究梳理各方反饋意見,進一步修訂完善資管新規。銀監會針對商業銀行可能面臨的影響已開展分析監測,並據此對相關新規進行改進和優化。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光大集團董事長李曉鵬也表示,大資管監管是正常監管。資管新規更規範,將影子銀行等失去監管的部分納入監管通道內。不要談資管色變,這是逐步規範的過程。


有專家預計,隨著新規的施行,行業風險將有效釋放,過往行業中存在的一些頑疾有望得到根治,整個行業的生態和競爭格局將獲重塑。


強化、細化監管,行業趨于正規與分化


對于新規公布之後時代的資管行業格局與變化,國內知名資管機構漢富控股董事長韓學淵認爲,隨著新規的實施,監管將趨于強化和細化,行業發展也將趨于健康和格局上的兩極分化。


資管行業由一套統一框架和標准來進行一致化監管,將有效根治以往金融監管中的一些重點和難點問題,實現了協同監管和宏觀審慎管理與微觀審慎監管相結合、機構監管與功能監管相結合來預防風險。


新資管産品的類型有統一的監管標准,對同類資管業務做出一致性規定,實行公平的市場准入和監管,可最大程度上消除監管套利空間,爲資管業務健康發展創造良好的制度環境。行業在建設更加公平的競爭環境這一過程中,會于短期陣痛後,獲得長期穩定的健康發展。


此外,新規對淨值化管理、風險提示和信息披露、強制的資本和風險准備金等方面提出詳盡的高要求,未來會讓行業在資質、規模、産品、盈利模式的競爭更趨激烈。“未來,規模效應、投研能力、客群基礎等核心競爭能力薄弱的中小機構會逐漸轉型退出或被淘汰,強者恒強,行業會進一步分化。”韓學淵認爲。


2018年,防範金融風險仍是首要任務,需要一個逐漸規範的過程。因此,新規並不意味著監管的結束,而是會進一步升級,預計監管將更嚴、更細、更持續和強化。


3月6日,中國銀監會副主席王兆星在參加兩會期間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資管新規正在抓緊完善中,出台時間尚無時間表,不過會加快步伐。王兆星表示,資管新規是銀監會規範金融市場、治理金融亂象的重要內容,目前正在抓緊完善中,會出台配套細則。


資管機構的機遇與轉變


資管新規設置了一系列明確的監管紅線,各類資管機構均需要適應新的監管要求而轉變,包括淨值管理、限制非標、規範資産池、統一杠杆、約束嵌套、計提准備等。


受此影響,資管行業規模增速會有所放緩,目前已經出現此種迹象。根據基金業協會的數據顯示,1月證券期貨經營機構共備案1048只産品,設立規模1242.2億元,較去年12月減少1549.82億元,大幅下降55.51%。對于基金備案規模大幅縮減這一現象,韓學淵分析表示,許多機構其實是未雨綢缪,已經在按照要求進行相應的調整。


韓學淵指出,調整需要時間,短期內規模收縮,未來行業將逐漸實現由量變到質變的轉變以及高質量發展,因此從長遠看,仍舊有廣闊的發展空間。


關于新規的影響,有關分析人士還表示,對于規模達數萬億的銀行保本類理財産品將産生很大沖擊,短期將帶來業務減少、資金成本上升等陣痛,但長期來看,將會使得行業生態更加合理。同時,也將促進行業在産品、業態等方面的創新。


“對于與漢富類似主要從事私募基金管理的民營資管機構來說,同樣會面臨業務調整等方面的挑戰,同時也將迎來更加公平規範的市場競爭及監管環境,加之投資者教育的更加成熟,這意味著新的跨越式發展的良好機遇。”韓學淵表示。


專業人士指出,2018年資管業務仍會面臨更多監管政策合規性要求帶來的不確定性影響。因此,在資管新規實施過程中,還需要關注其對于金融市場、金融機構業務發展的具體影響,通過加強對實施過程中相關問題的指導,實現資管新規平穩有序過渡和落地,同時不引起大的金融行業和市場波動。








北京市朝陽區向軍北裏28號院瀚海文化大廈

400 010 6886

Copyright @ 2014 nuoyuan.com.cn-STUDIO, rights reserved. ICP:京ICP備 1401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