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ndtable forum

圓桌論壇

9月10日,“進化與蛻變——2017諾遠財富管理系列高峰論壇”之沈陽站隆重舉行。本站主題爲“論道沈陽:新機遇,新財富,新理念”。

在當天的圓桌討論環節,獨立經濟學家、原高盛(亞洲)投資管理部首席策略師哈繼銘,複旦大學金融研究院博士後、遼甯大學理財研究中心主任、國家高級理財規劃師關宇,漢富控股資産管理事業群總裁兼中開金資産管理有限公司負責人任勁就“新形勢下的資産配置策略”這一話題展開了詳細探討。

 

圖片1.jpg

 

以下爲各位嘉賓現場發言實錄:

主持人: 各位朋友們,歡迎再次回到我們高峰論壇的現場,接下來是我們頭腦風暴的環節。我們今天的主題是:新形勢下的資産配置。我們要請三位嘉賓和我們一起來分析新形勢到底是什麽,在這種情況下如何資産配置。掌聲請出獨立經濟學家、原高盛亞洲投資管理部首席策略師哈繼銘先生;遼甯大學理財研究中心主任、國家高級理財規劃師關宇先生;漢富控股資産管理事業群總裁任勁先生。有請三位嘉賓!

    今天時間非常有限,我們就聚焦新形勢、聚焦資産配置這兩個關鍵詞。其實,哈老師剛才在演講當中提到,我也給大家說了一會兒要讓您回答兩個問題,一個是您說現在有人說是兩個新周期,因爲下面經濟好不好、市場能不能繼續運行下去,和目前對未來的新周期是否成立非常之關鍵,我似乎聽出您在演講過程中對未來的些許擔憂,我不知道我對您剛才演講的這個理解是不是正確,我請哈老師先回答。

哈繼銘:不是有人提出兩個新周期,是我說的。因爲有人說什麽呢?兩類人,一類人說的是現在已經過剩産能已經出清,我們現在進入一個新周期。還有一種觀點是說,我們太樂觀了,我們債務負擔還很重,很多投資占比還很高,結構性問題還都沒有解決,國企改革還沒有真正落到實處,怎麽能談得上是一個新的周期的到來呢?第一種觀點可能是偏樂觀,第二種觀點是偏悲觀,我是覺得其實你看中國經濟它確實存在是兩個周期,一個是傳統行業的逐漸的回落、下降,另一個是新興行業,包括消費、包括科技、自動化這些行業的崛起,所以不能簡單地說我們現在經濟在走向下行的周期還是說在上行周期,這樣說都是有一些片面,我們既不是特別地樂觀、也不是特別地悲觀,你要看經濟的哪個面它可能釋放給你的信息是完全不同的。

主持人:也就是在中性狀態中進一步觀察這種結構分化帶給總體經濟的最終的一個正負抵消的結果。

哈繼銘:而且新的周期將會變得越來越強,老的周期、老的行業會逐漸讓位于新的行業,最終使得我們的經濟從現在的新老交替過程中實現一個健康的經濟轉型,到那個時候可能一個新周期的到來才會真正地實現。

主持人:我們也等待。關老師,對于東北這個區域來說,它有它自身的發展情況,那您對東北非常地熟悉,我們東北的老百姓他們在投資理財過程當中有什麽樣的消費習慣、投資習慣,您研究過嗎?

關宇:我生在東北,也長在東北,那我就站在東北人理財的角度給大家解讀這樣一個問題。投資就是投周期,我們在投資的時候沒有過多的看産品的收益率會怎樣,而是想象一個産品背後的精氣神是怎樣的,所以這個大勢對我們東北的影響是蠻大的。

    具體說到理財,實際上它的實體經濟的路已經越來越窄了,希望跟專業機構去合作用全世界的眼睛來讓它錢生錢。第一我們東北人對錢有熱情,但是環境對我們來說是急迫的,所以我總結三個特點:

    實物投資當中比較喜歡房地産。

    金融投資當中比較喜歡銀行存款。

    生活當中理財更喜歡以情動人,喜歡跟著感覺走。

    所以你的資産比較多了,但負債還比較少。另外,你的存款比較多,我還認爲你的消費是比較簡單的。你投資也比較多了,防火牆保險還比較少,所以未來的事業中還需要我們不斷去磨砺。

主持人:謝謝關老師。剛才關老師說,在東北我們的朋友們特別熱愛土地,對房地産投資之前都是非常關注的,而且投資得也特別好。但是哈老師剛才在演講當中有一句話,說房地産投資可能在這裏暫告一段落,想著往別的地方投投,是有這句話嗎?

哈繼銘:沒有。是這樣,正是因爲我們過去對房地産情有獨鍾,可能很多朋友有大量的實物的房地産拿在手裏,那麽這樣的話可能造成了自己的資産在某一個板塊、某一個領域集中度過高,而且流動性較低這麽一個現象。我是覺得現在有必要考慮對資産更爲科學的一個配置,就是通常我們投資界有一句話是不要把所有的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裏,如何實現對資産的合理配置,尤其是房地産比重過高的群體應當考慮可以找一些其他的投資標的。如果你繼續看好房地産的話,那你不妨把買房子的錢用來購買房地産公司的股票,因爲它們流動性高,而且分紅率、投資的現金流情況要更好。而且長期來看,股票市場波動肯定比樓市波動要大,但是長期來看一些大的房地産公司股票漲幅不亞于房價的漲幅。那麽這些可能是我們可以考慮的。

    主持人:你看我們面對面的交流就是好,把大家一些沒有理解的面對面說清楚,所以今天真是非常榮幸的請到三位。任勁先生在銀行業有豐富的投行經曆,包括對市場中的一些項目非常有感覺,所以剛才韓總在總結的過程當中有一張表,那是諾遠曾經投過的明星企業,那也企業包括360、唱吧、雷蛇、未來、柔宇這些其實在目前來看是非常成功,所以任勁先生想從您的角度來看看什麽是有價值的資産?您給有價值的資産做一個定義。另外,在整個現階段的行業發展現狀當中,怎麽去找到有價值的資産?

任勁:有價值的資産是從兩方面去衡量,首先是風險,做任何投資最先關注的就是把風險降低,降低風險同時要保證收益,我覺得這兩方面很好的平衡就是一個有價值的資産。剛才說到周期,我自己的一個感覺是,改革開放三十年中國經濟從對外開放獲得了巨大的增長動力,那麽過去可能更多的是一個靠勞動密集、靠低成本去占領世界工廠這麽一個角色,但是三十年的高速增長我們成爲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那麽目前這個階段整個經濟面臨著一個結構的轉型、調整,也要找到新的增長的動力,畢竟我們過去的一些優勢現在都不存在了。那麽跟經濟增長相伴的,剛才韓總給大家也分享了,這三十年我們社會從過去的大家收入都差不多是個平均主義,變成了一個積累了很多的財富,那麽這個過程實際上就是找到一個投資的風口也好、或者投資的標的也好,這個過程大家實際上看最初小商小販做個體戶,然後有了跟資本市場相關的國庫券、國債,那個時候是攤派,每個月從你工資裏面扣,很多人覺得不喜歡政府這麽做,所以就願意很便宜的價錢出手,有人就去專門收國庫券。然後再到九十年代國企改革,出現了不能流通,很多所有者也是希望把這個股票轉移,抓住這個機會,當然也有二級市場機會。

    過去的十多年,實際上最大的一個就像剛才哈博士說的,你如果投資了房地産基本上你的資産應該說不僅保值還有增值,那麽經濟轉型實際上房地産政策現在也出現了這麽一個變化,實際上就是說促進經濟增長的折價動力可能整個政府也好、整個社會也好是投資,作爲我們投資怎麽樣使投資保值增值我們也會看這方面的機會,就是說勞動密集型我們不再有優勢,現在實際上是一個科技創新、是一個新的消費升級,我們有14億的市場,那麽怎麽抓住這種機會在這個方面發現獨角獸,這個可能是未來交給我們的需要我們回答的一個問題。

主持人:剛才韓總、包括哈教授都提到了在改革開放以後政策帶給我們的改變命運的幾次變革,提到了個體戶、國庫券、股權投資、互聯網崛起這一代一代,走到現在我們現在看那條路是非常清晰。但是未來,由于科技迅猛發展,可能要讓我們有更多的准備,也許這種周期的時間會更短。哈老師剛才是全球視野之下的一個分析,對美元我剛才特別做了筆記,因爲美元從去年的暴漲到今年年初大家給予它很高的期望,再到特朗普的無厘頭,美元到91這個位置,卡到這有人說迷茫了,有人說它有可能到八十幾,甚至到2018年的七十幾,這是一種學派的觀點。也有人說,91差不多了,88是它的非常重要的支撐點,它有可能回到102,因爲去年喊今年是到120的,所以在91這個中位的時候就是非常關鍵,我相信在座的很多朋友是有美元配置的。哈老師是更同意往88以下走,還是更同意往102去回歸反彈?

哈繼銘:曆次美元上升和回落的周期,第一個周期是在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上升六年左右,美元升值六年多然後就進入一個下行周期。第二個周期是九十年代的時候,一直到亞洲金融風暴結束,那段時間有許多國家貨幣兌美元貶值,記憶猶新的當年泰國、韓國、俄羅斯貶值很多,中國那時候也面臨過貶值壓力。第三次是在過去的一直到去年底的2010—2016年美元升值,從歐債危機時期美元升值的幅度很大,那時候我們看到歐元。這三次周期都告訴我們,上升周期經曆的時間基本上都是六年左右,那麽從今年開始美元走弱了,尤其是在特朗普勝選之後最後沖刺之後開始走弱了。有說差不多六年打住了,也有人們預期的因素,因爲大家對特朗普新政的預期很高,比如基礎設施投資、減弱、放松金融管制等等一系列政策,大家預期很高。但是,之後大家看到的結果覺得原來的預期可能過高,基礎設施投資到現在好像還是八字沒有一撇,減稅到現在也沒有議出一個什麽明確的結果。現在看來,特朗普的這些政策裏面也許就是放松金融管制能夠向前走幾步的可能性是最大的,因爲這個政策關鍵在于執行力度的強與弱,它如果不強行的讓美元儲蓄推行這樣的監管政策,實際上就代表了一種走弱,它無需國會再去把原來的議案推翻,這個不像基礎設施和減稅,那些是需要國會最終的批准,所以金融監管的執行力度的松緊完全政府也比較大的回旋余地,也就是說它總體來說,之前大家的這種預期到目前爲止來看效果並不是特別地好,所以大家對于接下來美國的新政信心也就有所減弱了。還有一個原來支持美元升值的因素,就是美聯儲加息,但是它乃至未來加息多少已經在大家的預期之中了,所以最近通貨膨脹還是很低,美聯儲加息步伐會比人們預期得要強。

    所以這些因素綜合起來,使得人們接下來在未來的一段時間裏面還是對美元的走勢是比較看空的。除非有一些特殊的因素出現,比如說地緣政治風險,尤其是在比如說亞洲的某個國家,這種核武器的擴張使得美國覺得這個問題不得不通過武力來解決,這樣的問題一旦出現以後那原來的格局可能就會被打破了,但是這是一個黑天鵝事件,我們作爲經濟研究者、市場研究者沒辦法去把握這種事件出現的概率。但總體來看,這樣的特殊性事件如果不考慮在內的話,美元繼續走弱的概率還是比較大的。

主持人:如果美元走弱,大家可以多配一些黃金嗎?

哈繼銘:黃金的話我覺得是這樣,它是沒有什麽産生現金流的東西,不像房子租出去好壞還有點租金,買股票還有分紅,買債券還有利息收入,黃金是沒有現金流收入的。但是,黃金在兩種情況下是價格會明顯上漲的,一個是高通脹,但是目前我們沒有看到高通脹,中國通脹不高,美國通脹也不高。另外一個情況,就是出現地緣政治風險,黃金是一個比較好的避險工具,在現階段配置一些黃金我覺得還是很有必要的。最近我看有一家投行出了報告,原先這家投行對黃金不是很看好,但是最近轉變了觀點說配置一些黃金還是很有必要的,但是他特別強調要配置實物黃金,而不是紙黃金,紙黃金有流動的問題,比如雷曼倒閉的時候紙黃金價格不但沒有上漲,而且還進行了下降,因爲它是通過金融機構來進行交割的,所以他的結論是買一些黃金鎖在保險櫃裏面這個是最保險的。

主持人:關老師,您同意哈老師的觀點嗎?我們東北的朋友們喜歡買黃金嗎?您的觀點是什麽?

關宇:對于我們東北人而言,我們比較喜歡投那些看得著的東西,所以實物一直是我們投資的重中之重,這裏不僅有地産、黃金還有目前興起的藝術品。關于黃金我想站在理財的角度說三個方面:

    一,我們還是相信一些指數,也就是你是誰,如果你喜歡理財的話,你就是家庭的財務醫生,醫生不是中醫強調偏方,是強調一些西醫的指標,所以我們看了許多的家庭,這裏有一個數跟大家去交流,就是家庭黃金的購買量是你家庭投資資産的5—10%,如果經濟過熱或出現異動的話還應該加大去持有。

    二,除了實物黃金以外,還有黃金的T+D等幾種,買黃金就是買實物黃金。我們所說的黃金是一種投資性的金條。

    三,任何一筆投資都有兩種收益,一種叫資本溢得,就是賤買貴買。一種是現金收入,就像房子一樣買了之後升值可以賣。但是黃金只有一種,就是資本溢得。

    不管怎麽說,對于我們東北而言大家還要加大對黃金的持有。但是有一點要特別提醒大家,買實物黃金的時候它的品質風險始終是存在的。

主持人:今天爲什麽要問這兩個問題呢,因爲在我們現階段的傳統的投資渠道當中大家肯定先問,我這點錢怎麽保值增值?存還是換美元、還是買黃金,可能大家的傳統的投資思路是這樣。那任總,我們抛開這些傳統的思路,剛才提到的未來已來,那張表當中360、雷蛇等等的就是未來科技的發展。剛才我們也提到,對未來可能鎖定的是大健康,對人工智能、包括消費升級是非常地關注。現在從當下來看,就是從您對行業的前瞻性的分析來看,我們有什麽機會參與到這種未來的科技進步的股權投資當中呢?

任勁:作爲個人,剛才關教授也說了,不管我們東北的朋友或者全國的朋友,可能大家做投資買房子、投資股票、或者再去做一些基金,另外一個就是說海外的資産配置去買一點QDI,就是投資于香港和歐美的股票市場。那除了這個之外,剛才主持人也提到了,財富的積累過去經濟生活、科技的進步,我們的生活中出現了一些新的服務的方式,出現了一種新的業態,科技的進步我們一些科技公司迅速地成長,除此之外實際上中國14億人口,我們面臨著一個比較大的人口衆多但是人口的結構發生變化,也逐漸的在變成一種文化。那麽跟這個相伴生的,就是我們的一些醫療、健康、養老大家會越來越關心這樣的問題,所以在這個行業裏也一定蘊藏著很多的機會。那麽我們從八十年代實行了計劃生育的政策,當然現在已經開始松動可以要二胎了,在未來二三十年的時間裏基本上一對夫妻一個孩子,那麽作爲父母會把很多的精力、把自己實現不了的願望抱負理想都賦予在這些孩子身上,所以爲了孩子能夠做很多很多的投資。我不知道咱們沈陽怎麽樣,北京、上海都是學區房,普通的房子本身這些年價格就很高,但是如果一沾上學區房,又會在這個基礎上要多付出很多的成本,這個也反映了我們對下一代的關心、對下一代賦予的希望,所以我們覺得這種投資機會跟這些娛樂、教育,剛才在休息的時候也放了一些電影,那些電影也是我們漢富和諾遠參與投資的一些影片,就是說這些領域都是提供了很多很多的機會,更不用說科技創新,剛才韓總在演講裏面也提到了一些技術進步帶來的一些投資機會。可是作爲我們每一個個體,怎麽能夠去發現,怎麽能夠參與這些科技進步也好、蘊藏著巨大市場的投資機會怎麽能抓住,我覺得實際上很簡單,就是把錢交給專業的機構,由專業的機構幫著你來去打理自己的財富。

    今天的這個論壇本身是諾遠資産舉辦的,那麽韓總剛才也說了,十多年前我們有了這麽一個平台,我們的目標、我們的任務就是幫著我們在座的朋友、市場上的每一個信任我們的人,把錢交給我們,我們幫著你去管理好這些錢,來去做這些投資,來怎麽找到一個風險可控、投資效益更好的一個資産的組合,這個中間既有股權類的、也有固收類的,股權類的應該說它的投資的周期會比較長,目前我們發的基金基本上3+2+2,因爲大家都知道你做了投資,這個企業無論是什麽樣的方式,它是一個IPO也好,或者是通過並購被上市公司收購也好,都會存在著大家知道的這麽多的流程,如果關心資本市場的朋友你會發現,這個周末對整個證券行業一個重要的業務領域是一個非常痛苦的,也是我過去所做的投行,因爲證監會出台了一些規範指引,對投行怎麽去執業提出了更嚴格、更規範的要求,你該怎麽樣做、怎麽樣去控制風險、怎麽樣內核、怎樣立項、怎樣保持工作及時准確完整、甚至怎麽發放,從明年開始大家也不是獎金直接跟你項目收入挂鈎,也不是說一年過春節的時候就發給你,至少要三年,對整個行業是有影響的。所以一方面我們做一些股權投資,可能是更看重于長期的資本的財富的增長,同時也會資産配置在一些固收類的,這樣的話周期會比較快的能夠保證一定的收益,雖然不如股權類的收益那麽高。

    哈博士說到地緣政治,我前不久是看到微信朋友圈,南斯拉夫解體,整個城市癱瘓,警察、公共交通、醫院什麽都沒有了,整個城市就陷入派別的內戰,那個時候最佳的交換物不是黃金,可能是首先槍支、彈藥你要自己保護自己,沒有警察來保護你,藥品、酒精,還有各種各樣的生活必需品,黃金是比較好攜帶的,出現動蕩的時候揣在兜裏就可以走,就可以救命。

主持人:雖然現在還沒有完全對接租售同權,但是有房子的朋友心裏會嘀咕,現在租售同權了,未來再有房地産稅?

關宇:房地産是我們東北人投資的重頭戲,如果打開在座每一個人的家庭資産負債表的話,相信有三分之二的資産都是房子。關于這個房子,在我們東北人心目當中有三個屬性,對政策的風險不同屬性的人感受是不一樣的,比如自住型的屬性,第二種屬性是保值的屬性,我們買這個房子的目的並沒有想讓它去增值,更是希望把自己掙錢的辛苦通過房子很好的鎖定住,第三種就是通過房子要看金融的投資屬性。大家看重的還是它的第一個屬性,我們其實更多追求的是幸福的最大化,在東北我們也很高興地說,盡管從沈陽周邊去出發,有些四線或三線城市的房價依然是讓人很擔心的,但是就這幾個城市而言我們還是很高興地告訴主持人,這半年以來沈陽的房價漲得還是非常好的,它的低風險感讓我們對它的憧憬還是很大的,而在這個基礎上考慮學區房其實還是第二位的。

主持人:今天時間有限,我們林林總總的觸及到的這些關鍵詞希望對您日後的理財當中有所幫助。那麽,三位嘉賓在淨化和蛻變當中給大家一些祝福好嗎?

哈繼銘:希望東北朋友在房地産投資的領域裏面如果還想繼續下去的話,應該更注重流動性,更注重全國範圍的投資,那麽這樣的投資更多的是通過股票市場來實現的,而不是從投資實物的房子來實現的。那麽在股票市場上,房地産公司從公司層面進行投資就能夠達到這個目的。即便你看好房地産,也要放到一個更大的籃子裏面去,因爲我們心裏都很清楚,東北經濟有它的優勢,但是它不可能是所有的優勢都有,上海、深圳很多地方經濟發展的情況可能産業結構和這是不同的,那麽在這麽一個環境之下我們的投資既要穩健、也要有收益,那就可能是要有更大的分散。

關宇:我想有三種祝福,請大家以産品爲中心,更多的以自己的需求爲中心;第二種從單純的以情動人,轉變靠關系、靠權力來支付,要更多的靠情理兼修;最後一個,人生理財就是投資規劃。最後衷心祝福每一個人通過這樣理財的思路獲得穩穩的幸福。

任勁:中國的房地産的投資價值是按城市來分的,我關注了一下排前十、前二十的,很遺憾沒有我們東北的城市,大概三十多的時候有一個省會城市,61位的時候有一個城市也入榜了,我們沈陽是排在71位。但是我也看到另外一個現象,實際上就是我們祖國幅員遼闊,大家冬天的時候或者過節的時候會到南方去,到祖國寶島海南聽到的最多的聲音就是我們東北老鄉的聲音,說明我們東北老鄉實際上眼界還是非常開闊,也是在全國範圍內房地産去布局。剛才主持人也說了,作爲我們專業的機構諾遠資産,我們的團隊平均都是在十幾年的經驗,我們也願意把我們的經驗充分地挖掘市場上好的投資機會,提供一個好的産品,然後也像我們關教授說的,金錢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但是它不是生活的全部。

主持人:謝謝,掌聲再次送給三位嘉賓,謝謝。


北京市朝陽區向軍北裏28號院瀚海文化大廈

400 010 6886

Copyright @ 2014 nuoyuan.com.cn-STUDIO, rights reserved. ICP:京ICP備 1401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