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line

頭條

漢富控股董事長韓學淵:尋找強監管形勢下金融市場的投資機會

22222.jpg


8月6日,“進化與蛻變——2017諾遠財富管理系列高峰論壇”第二站在青島香格裏拉飯店成功舉辦。本次論壇以“論道青島●財富升級,從海洋到未來”爲主題,彙集知名經濟學家與衆多行業大咖,共同就一系列話題展開碰撞交流,論道未來財富升級方向與路徑。漢富控股董事長韓學淵在會上發表了以“金融監管新政帶來的深遠影響”爲題的主旨演講,就當前強監管形勢下金融市場的變化及其中存在的投資機會進行了深入分析。

 

以下爲韓總演講實錄:

 

   今天,我從投資的角度,和各位嘉賓分享我們在投資方面的一些觀點。

   無論是過去三十年,還是未來的十年,無論是在國外還是在國內,政策對于投資的影響都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在中國,本土的政策監管,尤其是一行三會對我們的監管和影響,對于投資來講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因爲投資涉及到的領域非常多,包括股票市場、房地産市場、債券市場、貨幣市場等,這些都跟政策有很大關系。

    今天我主要講的是跟金融相關的政策影響,過去這12個月裏面,金融政策的頒布,是我經曆過最密集的,也是量最大的。

     我簡單做了一個梳理,主要在“一行三會”,在去年年底到今年5月份以來,頒布的這些政策非常密集。這些政策的頒布,跟流動性過剩、流動性管控是有關系的。最近這一年的政策頒布,我認爲也是水平最高的。這些制度規章總結下來,就是要去杠杆、去資金池。

    原來對銀行的監管很重,後來出現了影子銀行,出現了信托,後來我們又對信托的監管非常的嚴謹。過去兩年,資産管理公司是一個比較大的通道。現在是信托、保險、銀行,所有跟監管相關的平台都受到了相對比較嚴密的監管。

     在“一行三會”的監管過程中,去杠杆、去資金池是一個關鍵詞。我們看到的所有的證券市場,就是在2014、2015、2016年,證券市場的火爆跟杠杆和資金池的業務都有非常深的關聯性。

    這次去資金池和去杠杆過程中,大量在證券市場、債券市場、房地産市場中的資金,不得不回到金融機構。剛才管老師也講,有很多的資金要重新回到銀行、保險、資管,重新進行資産的選擇和布局。前兩天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是一個一錘定音的導向。未來三年,這種政策的導向基調不會發生變化。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如何面對和應對監管?金融工作會議對去年年底和今年上半年所有的“一行三會”的政策給予肯定,這種去杠杆、去資金池、脫虛向實的基調,加大直接融資的這種基調,我認爲至少在未來三年不會有大的變化。

    現在有很多的房地産商、證券公司、投資公司,他們在做定增、股票質押、並購基金的時候,實際上都跟這些相關。我們看到的是政策面的頒布,實際上延伸到表面、表象的時候,就對我們所有的金融機構形成了這些影響。

     我印象當中很深的是在2016年股災的時候,去杠杆的力度很大,最多到5000多點的時候,就是炒股的人可以把杠杆出到1:9。實際上在那次股災之後,我們的杠杆比例受到了影響,也出了很多的政策,做了調整。投資二級市場的杠杆比例從1:9到了1:3、1:4。宏觀控制這些年,房地産企業想拿開發貸是很難的一件事,拿不到開發貸,只能通過信托、資管、影子銀行,通過各種各樣的金融機構設計的産品,進入到地産開發的領域中來。這一次,就是最近的這段時間,尤其是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之後,整體的配資,基本上是1:1.5、1:1的比例。它會對很多的資管計劃和投資,尤其最近這段時間的房地産特別緊張,因爲開發貸拿不到了,影子銀行裏的信托計劃、資管計劃配資比例又沒有那麽高,所以最近這段時間,地産的融資整體成本也變高了。這些影響最終會導致的一個結果是,在股票市場、債券市場的流動性支持變弱了。

    我剛才把政策面給大家做了一個簡單的回溯,去年年底到現在,大概一年的時間,是我們從業以來在經曆的監管相對最嚴厲,也是最完善的一個體系下,我們如何找到機會。

    我這裏想講的主要是三個市場的機會:一是證券市場,在這種強監管下,有哪些機會是我們可以去做投資的;第二是在強監管下,哪些金融機構,現在的金融資産是一個投資的機會,我們如何進入;第三,在股權投資領域中,機會在哪裏?剛才管教授也提到了,目前的股權投資是一個可以讓財富保值增值的領域。我這裏介紹的都是短期投資機會,大概是1—2年或者更短時間。而股權投資可以作爲一個長期的投資布局。

    先講一下目前的證券市場,股指處于箱形震蕩狀態,沒有漲得特別多,也沒有很差。而且目前證券市場中好的企業越來越好、市值越來越好,不好的企業確實掉得很多。另外,我們看到好多的公司,其實也有非常好的機會,不知道最近大家知不知道,在這樣一個環境下,股票這麽差,居然還有幾個公司可以有十幾個、二十幾個漲停板。還有一個現象,在這樣的環境下,很多公司的股票被嚴重低估了。不論你發利好消息,還是不利的消息,有時候很奇怪,股票都沒有變化,沒有暴漲,反而還會跌。所以不是完全市場意義上的可投資的交易市場,這中間我們要找到一些機會。

    第一個想講的機會是IPO提速,今年上市公司的IPO新發的公司會比去年多很多。這個實際對證券市場來說不是一個利好消息,因爲把證券市場中大量的資金布置在了新上市公司的賬戶裏。對目前交易量本來就不溫不火的證券市場來說,相當于釜底抽薪。在這個時候,IPO的快速提升之後,所導致的一個重要的表象,現在上市公司的重組、兼並、整合、借殼的機會變得非常好。剛才,管老師提到一個觀點,投資是反人性的,我特別認可這個觀點,大家都不看好的時候,可以看一個相對好的機會,我認爲目前隨著IPO的加速,重組並購、借殼是一個好的機會。因爲去年要收一個殼是20—30億,這是去年看到的價格。隨著今年IPO的發行,去杠杆之後,上市公司殼的資源大約在10-15億之間,實際你進入證券市場的成本減少了50%。大家都在說,那我做IPO不就好了嗎?其實在中國,每一年注冊的新公司是幾十萬家,即便我們的證券市場今年能發個三四百家,這樣的一個體量,能有這麽多的上市公司可以做IPO,但是還有大量的上市公司在排隊。這種上市公司的稀缺性資源,在A股的估值體系沒有發生很大變化的時候,仍然是有價值的。什麽叫沒有發生很大的估值體系邏輯上的變化?我們知道在境外股票市場可以做多,也可以做空,股票下跌的時候我也可以賺錢,股票上升的時候我也可以賺錢。雖然經過這一輪去杠杆之後,很多公司涉及到重新估值和出清的問題,但是我認爲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這種邏輯下,A股實際還是做多的因素或者做多的動力強過做空的動力。另外,在A股整體投資中,散戶還是相對比較多的,因爲在境外的證券市場中,有兩個指標是我們所不具備的,一個是機構投資人占主流,這個我們不具備;第二,我剛才提到的,就是沒有做空的機制。現在我們雖然有股指,有做空的可能性,但是上次股災之後,這些機制被封鎖起來了。所以我認爲在估值體系不變的情況下,國內的上市公司資源還是稀缺性資源。在這種情況下,我認爲未來三年,也不會在A股中突然做空。在這樣的估值體系下,現在仍然有很大的泡沫,股票市場就是有很大的泡沫,但是有泡沫不代表沒有盈利的機會、沒有投資的機會。因爲在強監管下,你的監管政策,以及你對資本市場的管理的遊戲規則,就注定它在這樣的情況下,即便有泡沫,還有盈利的空間。

    所以在宏觀經濟下關于人力的出清,還有生産産能的出清,就會造就大量的重組、兼並、收購的機會。可以找到這樣相對同行業的上市公司,目前業績不太好的,進行重組、兼並、收購。

    在IPO加速、提速的情況下,殼資源變得沒有那麽值錢,這個時候就出現了收購、兼並、重組上市公司的巨大機會。我在這裏再補充一個觀點,即便是我們跟美股、港股是一樣的情況下,殼資源仍然是有價值的。大家都知道,前些年在香港你要買一個殼,大約需要三四億港幣。現在去看,在香港可以做多、做空的環境下,殼資源可以做到七個億。包括我們在紐交所的上市公司殼資源在那麽發達、那麽市場化的證券交易市場中間,殼資源也是有價值的。

    在這樣的一個階段,我認爲兼並重組收購,幫助這些有實力的公司做大做強,整合上市公司,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因爲這裏面涉及到的投資機會很多,收購上市公司,就會涉及到各種各樣的資管計劃,涉及到資管計劃中的優先級、劣後級。這也是短期一到兩年可以看到的投資機會。

    第二個機會,剛才已經說到了,金融服務要脫虛向實,就是要加強直接融資。未來三年整體的金融創新,應該要回到三年以前,就是老老實實、本本分分的,我們該怎麽做,就是去投入。在證券市場中會釋放出大量的現在在金融機構手裏所持有的資産,因爲政府的政策一旦落地之後,所有的金融機構必須要執行這個政策。包括之前保險公司不合規的持有的上市公司的股權,還有大量的股票質押的,到期的這些産品,原來可以做到1:3的杠杆,現在只能做1:1,到期之後怎麽辦?這些金融資産怎麽辦,存量資産非常大。

    所以我想這樣的一個情況下,是有投資機會,作爲我們來講,因爲強監管下,那些到期或者到了一半,金融機構要從裏面出來,而這些優質資産的投資機會,我想在證券市場裏面是非常多的。通過金融監管之後,很多金融機構持有的優質的存量資産,要脫離出來。

    這段時間,漢富也在非常積極地尋找投資機會,包括尋找優質存量資産,通過各種各樣的方式進入證券市場。證券市場目前處于整理階段,在投資人的結構沒有發生太大變化,估值體系和估值邏輯沒有出現很大調整的情況下,未來至少在一年內,證券市場下探的空間不大。言外之意,我認爲證券市場是目前相對比較好的資産。

    第三個投資機會也是在證券市場,去資金池的理財産品,還有前一陣證監會出台的關于大股東減持、特殊投資人的問題,會導致流動性更差。股票市場如果沒有流動性的時候,這個市場是沒有投資價值的,因爲所有人要在市場中間賺到錢,要通過流動性進行獲利。在流動性短缺的情況下,無論你的公司好還是壞,你都拿不到錢。我們可以在20%的優質企業中找到一些投資機會。這個時候大量上市公司,至少有幾百家是很優質的,也拿不到資金,他們的股票也需要質押,也需要去收購兼並重組他認爲比較好一塊資産,也需要去做大宗交易、股票減持,因爲這些新規導致的流動性的問題,我認爲我們有機會面對20%的優質上市公司,把並購重組的這些資産拿回來,設計成各種各樣的産品。

    在證券市場中,剛才我給大家講的三個投資機會,一個是重組借殼的機會,因爲估值體系沒有發生變化的情況下,殼資源價格會變得很低;第二,釋放大量的存量資産,因爲金融機構要把資金從上市公司中間拿走,這時候可以大量接過來優質的存量資産;第三,快到期的,二八理論中好的企業有一些特別好的資産是可以接入的。

    我們有三種産品是比較多的,大家在我們這裏做過投資,都很清楚,從固收到浮動,到各種各樣的産品,我們都在做設計,在未來配置的時候,都會把這些優質資産配置到所有的合作夥伴中去。

    第二,很多金融機構要出表的金融資産,這裏面可以重點關注資産證券化資産。過去一段時間,我們銀行的不良貸款率在持續上升,這裏面包括個人信貸資産和中小企業信貸資産,現在來看,國有企業、央企和地方政府信貸的資産質量還是不錯。在這個時候,整個銀行體系中沒有特別好的手段,對中小企業的信貸有一個很好的管理風控的解決途徑和辦法。在經濟上行的時候我們感覺不到中小企業的不良貸款對資産負債表所形成的影響,一旦經濟下行,傳統産業的要升級換代的時候,中小企業的壞賬預期就會加大。雖然這兩年大數據的發展速度很快,通過大數據來進行風險管控的手段和Fintech的技術越來越多,主要集中在個人領域,而對企業的管控能力沒有很大的變化。所以我想在銀行這次受“一行三會”監管的出表資産中間,我認爲有一個特別大的投資機會,就是ABS(資産證券化)。我們找到的在ABS中最好的一類,是跟消費類相關的業務,就是有很多的個人,在做了比如說分期的3C産品,分期的車貸。大量對于個人這些信貸的資産,我們打成包之後進行投資,因爲我們對它的風險是可以進行管控的。

    在ABS出表中有大量跟個人信貸業務和消費業務相關的資産,我們把這些低估資産通過自己成立的基金,從比較好的個人信貸消費交易平台裏買下,再通過證券化分層,把優先級再賣給金融機構、賣給銀行,我們再做調整,在中間找到盈利空間,現在看這些盈利空間很高,而且體量很大,去年是過萬億,今年會更大。這是在資産證券化裏面尋找的比較好的投資機會。

     我剛才跟大家講的,無論是證券市場,還是投資空間,都會有固定收益類的,還有固定+浮動,取決于在座各位的風險偏好。你是保守的投資人,可以認購ABS優先級。如果你買了相對比較好的消費信貸資産的ABS優先級的話,我認爲它是非常好的投資。

    上一場管老師分享了一個理念,我特別的認可,就是未來恐怕在周期中能瓜分的財富都差不多,證券市場該瓜分的機會也都拿走了,股權改革的時候機會沒有趕到,黃金十年的時間也過去了,未來什麽樣的人會成爲非常有錢的人呢?什麽樣的人會成爲財富積累中的佼佼者呢?我想股權投資非常重要,而且我們的漢富資本、諾遠資産,我們子母公司成立已經十年了,我們在國內的股權投資是名列前茅,我們投了很多特別優質的項目。今天在外面的展示區裏,看到個別的已投項目、産品的展示,都是一些龍頭性的企業,都是跟未來相關的,我們主要集中在大健康、人工智能和消費升級三個領域裏面。我想股權投資下一步會作爲未來5-10年財富積累非常重要的一個領域。

    我們在過去整個金融中間,最近這五年可能要好很多,原來我們的銀行,還有我們的信托公司,還有很多的風險偏好主要看抵押物,你有沒有房屋抵押,有沒有相應的貨物抵押給我,是這樣的邏輯在做風險管控。但仍然會出現很大的不良資産,有抵押物不一定是安全的邏輯,因爲銀行原來就是拿抵押物做信貸。股權投資反而是投了那些沒有抵押物,是對未來有很好的判斷,或者對行業分析上有很好預知的投資領域。

    這些項目只是在過去兩年時間積累和投資的,漢富已經成立十年了,還有非常多的投資領域。所以我想講很重要的投資機會,一個是剛才我提到的銀行的、金融機構的出表資産,還有證券市場,股權投資是一個比較好的機會。大家不要看這些公司沒有抵押物。柔宇科技如果被我們投出來,收益是很可觀的,因爲代表很多跟觸摸相關的很多新的技術。

    整個體系我們是這樣的,在産品的供給平台非常多,大家可以看到,整體七個平台是跟資管相關的主動管理的供給平台,這裏面有我們的漢富資本,特別有名,我們已經10年的時間了,剛才看到比較好的股權投資的項目,都是在漢富資本團隊裏做出來的。還有證券市場的,剛才我們提到那些結構化的産品,那些要買掉金融機構現在出表的資産,是由中開金完成的。另外還有,集采平台,對全國所有的甚至全球所有的信托資管,還有第三方資金管理的資産,我們也進行代銷和篩選。通過這些平台的供給,給到我們前面的,有這麽多項的不同的産品。最後會變成我們諾遠提供給客戶各種各樣的産品。

    今年,整體的資産供給量,這是我們在前兩天自己的年會上做的預判,全年我們大概要完成大概720億的資産供給,這裏面有涉及到的供應鏈金融、不動産、海外資産配置。

    我想對于一個公司來講,資産管理公司,尤其這個資産配置公司中間,團隊至關重要。我們整體的公司團隊管理,大概核心層的平均從業時間段,都在17年以上,我是1996年,到今年21年了。我們的總裁今天也來了,剛才給大家介紹了,我們總裁應該是1993年、1994年加入這個行業,還有資管的任總也是時間很長,恐怕也是在二十七八年了,有證券市場的時候就進入了。所以團隊非常重要,我們人員非常多,崔總是諾遠資産北區的負責人,今天也來了。任總是剛剛加盟的,從摩根大通證券公司剛剛加入到我們公司來。我們還有很多,我就不一一列舉這些合夥人了。

    到今天爲止,我們漢富所投企業的市值已經過萬億了,剛才我提到了,我們只是舉了一些例子,投過哪些公司,實際上投完的公司現在已經一萬多億,我希望今年能突破兩萬億,整體所投企業的市值規模。

    最後,跟大家再分享一個觀點,就是投資金融監管很重要,政策很重要,但是從一個周期去看,其實最重要的是投周期。投資過程中,你是不是在地産的那個周期中,從2006年到2015年,你是不是在裏面做了房地産投資。證券市場的時候,你是不是在那個很重要的周期,比如說我們在2013年—2016年,在暴跌之前你是不是在裏面,還有股權改革的時候,你是不是在中間,也是很重要的。還有煤炭投資、能源投資,一個是有經濟大周期,另外産業的小周期也是很重要的。我們的團隊,就是我們的漢富團隊和諾遠團隊,更重要的是在大周期和小周期中間,尋找一些特別好的投資機會,把這些資産配置給投資人。


北京市朝陽區向軍北裏28號院瀚海文化大廈

400 010 6886

Copyright @ 2014 nuoyuan.com.cn-STUDIO, rights reserved. ICP:京ICP備 1401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