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ndtable forum

圓桌論壇

Panel2——私募股權投資:從價值發現到價值創造

   

有請本環節的各位嘉賓,他們是:

漢富資本合夥人 陳俊宇

    漢富資本資管事業部總經理 王磊 

    漢富資本投後管理中心總監 鄧宇

 

    曲越:我不介紹他們具體的背景了,把機會給大家,有請陳俊宇總,說一下你負責的項目和漢富目前的項目。

    陳俊宇:大家好,我最早是在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從事相關的工作,2009年加入資本市場做投資,現在在國內最大一家投資公司轉入美國投資公司,投過谷歌、臉書、亞馬遜,主要是風險投資。我從2016年加入漢富資本,在漢富主要是從事科技驅動型的創新商業模式的一些企業,包括企業服務,人工智能,包括醫療健康以及消費升級這個方向。這是我基本的一個介紹。

     王  磊:各位大家晚上好,非常高興今天晚上能和大家做一個深入的溝通,我叫王磊,去年加入漢富資本,主要負責資管投資部,大家投資的項目都是我負責。我自己分別有17年資管投資經驗,應該說經曆了很多上市公司,也見證了整個市場很多輪周期,從1999年到2001年,包括2006年—2007年,包括牛熊轉換,也經曆了很多。

     鄧  宇:大家好,我是漢富投後管理部的負責人,我也是出身于四大,服務于安永華明,正好趕上中國企業香港上市潮,包括中國國航等一系列的,在金融包括商業、餐飲業的上市公司,這些企業的上市審計我全參與過。後來我在國際知名的,包括摩托羅拉,一直在做財富管理,我的專長還是在于財富管理和企業管理。後面我離開摩托羅拉以後,進入私募投行,最早服務的是一家在北大旗下的基金,叫北大青鳥,主要投資包括高科技、教育、醫療,後面我是2016年加入漢富,我這邊現在負責所有的漢富一級市場主要的股權投資項目。

    曲  越:非常感謝上述三位的介紹,不知道大家聽出來沒有,其實他們三位的工作是環環相扣的鏈條。陳俊宇總這邊是做一級市場項目,主要做私募股權投資。他剛才沒有展開說,其實很多企業都是他投資過的項目,博納影業就是前段時間大熱的《紅海行動》的出品方。所以他等于是要在衆多的企業,看到在很早的階段發現未來危險成長的價值,我們在它的種子期,A輪、B輪,我們用股權投資的方式進去,等待一顆小小的種子長成參天大樹。王磊總主要做並購、圍繞他們做發債服務,在陳俊宇總投資的第二個階段,把我們投過的價值,變成一個可以衡量、可以公開去評估和交易的,我們走到叫IPO,走到二級市場上之後,圍繞價值做一個價值提升持續服務。在貫穿他們之間的這個過程中,其實就是鄧宇總投後運營工作,非常幕後,但是非常重要,不是說錢投進去就結束了,而是要做非常多的工作,鎖定價值,直到最後可以變現,收回投資者的回報。接下來的問題,就自己做過的實實在在的項目,去展開來,也講一講你們在看項目、看價值,幫助我們這些投資者,這些LP做這個財富和資産管理升值的時候,你們的策略方向,還有背後的心得幹貨都是怎麽樣的?有請陳總。

陳俊宇:謝謝主持人,就我做過的幾個項目講一下,我們投過科技型項目,也投文化娛樂,投了博納等,這個領域我們的思路,第一是抓住文化升級,高速成長的市場,我們抓住這樣的項目。在其它領域,主要關注科技領域,人工智能、大數據,人工智能是去年一直重點研究的賽道這個裏面,我們看人工智能+視覺方面的公司,人工智能+語音的賽道,我們選的這家公司,無論從團隊、行業和技術,各個方面我們做了對比和調研,非常詳細的調研,我們最後決定扣動扳機,投了雲之聲。它的背景在人工智能這個領域,在整個中國或者全世界,幾個山頭,或者背景,一個是科大,中科研+中國科技大學,這樣體系的人脈,最有代表性的就是科大訊飛,這家公司的創始人也是科大背景爲主。加上之前在微軟盛大研究院做積累,讓這個團隊非常紮實。團隊我們在做了詳細的調研和比較之後,尤其在早期,其實當你確定好這個方向,人工智能肯定是未來顛覆整個市場、商業模式,將近50年的一個賽道,非常大。這個團隊是我們非常看好的一個團隊,所以團隊+賽道,我們選擇“雲之聲”這家公司

爲什麽高科技這麽受追捧?我覺得投資理念是這樣的,可能大家有很多企業家,是做傳統産業也好,還是做高科技的也好,可能明顯感覺到,做企業,商業模式和商業模式之間是有差別的,傳統企業爲什麽估值低?只是因爲未來市場發展空間小,就是勢能不夠。科技企業爲什麽估值這麽高,因爲勢能非常強勁,因爲未來能夠改變生活,改變整個市場的方方面面,能夠給我們帶來價值是非常大的。所以科技企業其實爲什麽這麽高估值?而且現在看到很多高科技企業虧損,財務報表不是很靠看。爲什麽這麽多機構,還要給這麽高的估值?是因爲帶來的勢能,跟你開一個餐館,開一個什麽小店,完全不一樣的。可能你開餐館,有一千萬或一個億的淨利潤,但是絕對趕不上科技企業,帶來顛覆性改變的。科技企業就是有勢能,所以它的估值高。如此像“雲之聲”這樣的項目,第三輪融資接近完成,第三輪估值又翻倍。

    曲  越:總結一下,剛剛代表的漢富投資團隊的邏輯也非常清晰,我們在決定非常審慎投資決策的時候,首先是看到足夠寬的賽道,背後代表是可以顛覆未來的新模式和足夠寬廣的盈利空間。另外在賽道裏選擇真正代表未來發展方向的項目,這兩點基礎下,我們還要非常嚴格管理它的估值,就是我們要以合適的價格投入進去。等你的步驟做完,要等到上市之後,真正可以變現,可以收益的時候,所以到了王磊總非常重要的工作環節。因爲資本市場我們叫二級市場,也包含一級半的市場,和股權市場不同,但是很多邏輯又相通,你會怎麽看這個領域投資的策略和機會?

    王  磊:剛才大家聽到陳俊宇總說的,股權投資尤其是人工智能是非常熱的領域,他說的時候心情澎湃,大家聽的時候也是非常激動的。可是科技股票市場的信息,是比較灰心的,負面信息層出不窮出現,大家心裏很恐慌。我說一下,我做投行17年,現在轉入做投資,有幸幫助一百多家企業做IPO,服務過上市企業300家。所以認識比較深刻,也知道上市公司真正的運作邏輯。該做概念的時候做概念。然後我們看到了一輪一輪的波動,包括2015年從股災從5000點,大家都在最貪婪的時候,一個月期間直接腰斬下來,包括去杠杆,從資金去杠杆到資産去杠杆,整個一面都是非常悲觀的情緒在裏面。但是你要放眼中國股市20年,都會有這樣的階段,長期周期來看,只是過程中的一個環節。這個過程中,我們不需要特別悲觀和害怕,這個時候應該更仔細、更慎重選擇資産。包括我們在做各種資産的時候,也是跟上市公司,包括我們自己的團隊,包括我對上市公司有很深的理解,而且我們選擇標的時候,也會選擇更深入的方式。合適的時候做債券,資産新規也會慢慢對大家有影響,實質概念是把信息如實傳遞給投資人,投資人承擔風險和獲得收益,我們只是幫你做一個分析和篩選險。這是需要大家以後慢慢理解的,不同風險承受能力,有不同的收益。   

    曲  越:謝謝。所以股市還是有很多機會,因爲是那麽龐大的一個二級市場,但是股市我覺得最大的一個問題就是不太適合,還是依舊我們原來過往很多年的散戶思維,把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機構做可能是更好的選擇。接下來把話筒交給鄧宇總,他是在後方去管理這些所有的已投項目,有一個說法,因爲我們是管上門,所以我們可以講。漢富是一個獨角獸的收割機,確實在過往投資領域過程中,現在代表著一些代表世界模式的獨角獸,我們都曾在比較早的時間參與過。我想問問鄧總,在你投後管理中,對這些項目都做了哪些管理工作,怎麽樣管控好它的風險,鎖住未來的收益?

     鄧  宇:我自己把股權的投資的投後,總結爲從變現退出,基本經過3-5年的周期,其實是慢慢企業逐步成長的過程,這個成長過程中,肯定企業中需要股東和其它相關各方提供支援。這裏最重要的是很多企業,代表科技力。但是前期這種商業模式不成熟,需要大量投入,最主要是資金的支持。我們作爲股東方,確保這個項目方在它的發展各個階段中,要有充足資金補充到,爲什麽企業要一輪一輪融資,確實在前期産品研發,比如說我們投的醫藥産業,前期需要大量投入進行研發,後期收益是非常高的。我們重要一點是幫助企業去保證它的資金是充足的,在每個階段有充足資金保證順利往下發展。另外一點,我們作爲股東方,幫助企業在做任何重大決策的時候,要出謀劃策,幫助企業做決斷。比如我上星期出差在上海,未來我們投資的企業,可以持有一家上市公司的股票,第一可以獲得很大一部分的現金,同時其可以獲得這家上市公司的股票,未來收購以後,未來企業的增值,我們投資的企業也能從中收益,我們也幫助公司決策,怎麽設計交易架構。另外一點,我們投的幾個項目,目前大概兩個項目,目前正在被相關上市公司在停牌階段,我們也在跟上市公司各方探討交易架構。

    另外一點,也借這個機會,補充一點,就是我們漢富資本在我們選定這幾個賽道中,我們的一些投資策略,我們投的一些項目,和現在的一些進展。在消費升級裏,我們主要判斷文化娛樂這邊,我們投了不少企業,包括做網絡綜藝的燦星傳媒,還有做演出的。說到燦星,《中國好聲音》新改版以後,在7月份即將在浙江衛視上映。巨城旗下的兒童劇院,包括消費升級裏,很多家長大量資金都投入到兒童教育培養上,所以兒童劇現在非常火爆,有多個劇目在全國巡演,連續保持上座率非常高,每次都是百分之百的上座率。還組織各種商業大流行音樂,還有小流行音樂,還有音樂劇。音樂劇《貓》預收已經突破1億元,所以發展非常非常好。

     陳俊宇:現在在看世界杯,以前爲什麽踢得不好?就是靠一個明星。其實是一個團隊,我們有前鋒、有前衛、有守門員,鄧總這邊更像守門員。我們是前鋒,就前面打仗,找好的資産、好的項目,王磊總會在二級市場幫我們助陣。實際整個像足球隊一個團隊。

      曲  越:謝謝,投後因爲投資的企業都是非常新銳的模式,還是有小福利的,像演出,在一線城市包括青島,也是很火爆的市場。我也是觀衆,鄧總剛剛講過的獨角獸,都在文娛領域,是一個很大的風口,其實還有其它的風口,稍候也可以展開說一下。說到文娛的投資,因爲陳俊宇總,還有上海一位合夥人看得很多,投資非常多明星的項目。本身文娛是消費升級很典型的表現,說到這兒,一句題外話,陳俊宇自己也是非常資深的文娛的參與者,因爲他寫了一本很暢銷的書,《中國合夥人》,寫的一個小說,非常寫實,我看過,也推薦大家看一下。鄧總,你要不要再繼續?

     鄧宇:謝謝。我繼續介紹我們在賽道中的項目進展,另外包括剛才任總提到的大健康,其實是我們重點布局的領域。因爲我們看好大健康,在2015年、2016年已經選定好,其實有一個政策,一個行業的發展需求。首先說政策層面,中國醫保政策的改革,作爲我們一個普通消費者來說,確實無法感受到國家層面到底怎麽變。比如去年大家經常提到一句,限抗,因爲存在濫用的情況,其實是國家希望把醫保的費用用在刀尖上,所以醫保是有升有降的,去年開始包括抗生素,國家大幅度砍,不讓用。但更多的錢用在更精准的生物抗癌藥物,高端的藥,希望把更多資金花費到真正能夠治療患者疾病的。舉一個簡單的例子,目前國內整體用藥裏面,有專利權的不到10%,對比美國,60%有專利權,有發明權。我們的近鄰日本,我們現在的狀況跟70年代的日本狀況非常相象。現在在日本30%的藥物是有自主知識産權,我們只有10%。所以現在整體國家目標,至少在3—5年之內,把我們國家擁有自主知識産權用藥的比例,占到醫保費用開支提到30%,從10%—30%這是非常大的提升。所以我們在這裏面也非常看好,就是生物醫藥,精准醫藥,這裏面也投資很多公司,都是做生物醫藥、高端醫藥的,其實在未來市場是非常非常廣大的。另外一點我們瞄准中國市場,我們看中國整體醫保市場,大家都可能感受到弊病就是看病難。就是說中國的醫療資源分配基本在北上廣深,在二線城市的資源都很匮乏。所以這裏面,就應運而生很有中國特色的互聯網醫療。很早的時候,2016年我們就投資了微醫,而且這兩年發展非常快。

    另外一個,在消費升級,我們也是布局了不少不錯的企業,包括娛樂,確實很大一塊消費升級。另外我們投的裏面,還有AI這塊,因爲前期我們發行了兩期AI基金。這兩個基金,我們最近投了幾個項目,爲這幾家公司,我們看現在AI熱確實炒得比較火爆,這裏面確實是浮躁的。所以我們作爲漢富團隊來說,其實在這裏面一直保持一個清醒的頭腦,就是我們要投的企業,我們給劃定了,是目前既能搶占市場紅利,同時又回避過熱的市場風險。一塊確實是芯片這塊,因爲我們可以看到,這次歐美中美貿易戰,確實卡住我們的短板,所以我們非常看好在人工智能裏面,有自主知識産權可以研發芯片的。包括“雲之聲”,國內第一款物聯網芯片,這個是芯片領域。

    另外人工智能領域,很快能商業化落地,這種是能真正體會出來,確實有技術先進性,有商業可行性,我們不投這種只講故事的公司,我們炒的有熱度,可能最後遭受很大的投資損失。這些公司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已經跟很多廠商展開了合作,包括我們說的,3D電影,阿裏已經准備應用在螞蟻金服。還有另外一個,3D攝像頭已經直接供貨給夏普電視,包括國內TCL、海爾電視,都准備從它那裏采購。目前很多手機廠商也在跟它洽談。“雲之聲”包括推出的芯片,而且包括百度,這些都是在跟它合作。另外“三角獸”也是在跟富士康合作。我們看到投資的這些企業,確實它的技術和商業模式,可能迅速被主流廠商接受,能夠産品真正的經濟收益,賣出産品,這樣確保安全,不投只講故事的公司,爲我們投資人考慮,我們也是規避這樣的風險。

    最後,我們投一些混合型的企業,其實是用一些新的模式去改造傳統的行業,比如我們說的房地産,去庫存。其實我們投的優客工場,就是改變現在城市裏很多寫字樓大量空置,國家又大力鼓勵雙創,很多企業可能就一兩個人、十幾個人,找一個辦公場地可能很麻煩,去傳統寫字樓租一個幾個人的空間是不太可能的。在那裏是按座位出租的,在那裏僅僅提供一個工位。那裏是不同的企業,大家開放功能,所以不同企業形成生態圈,大家可以交流互換資源。所以優客工場幫助很多企業完成融資,另外互相的企業能夠産生的一些化學反應,他們之間産生的業務合作,其實優客工場通過這幾年的快速發展。

    所以我們看好行業趨勢,在賽道中確實選擇有未來發展潛力的公司去投資它,我們作爲股東,也幫助公司做好我們投後管理工作,給它找資源,最後幫助它盡快登陸投資市場。補充一點,王磊這邊幫助很多企業,因爲我們這些企業投資是一級市場,但最終要走向二級市場,那怎麽辦?肯定首選還是我們A股市場。所以我們王磊總這邊會給企業提供很多退出方式,包括跟上市公司合作。我們有一個正在被上市公司並購的項目,這個上市公司之前就是我們在二級市場的客戶,我們跟它之間在二級市場有過交易合作的。所以這也是我們之間,通過之前建立積攢的信任,准備並購到這家上市公司。所以我們的合作,不僅僅局限在給它投錢,而是幫助它提供更好的投資路徑,以最快的速度登陸投資市場。

    曲  越:謝謝鄧總。王磊總,你怎麽看待風險和控制風險?

    王  磊:從整個來看,股權投資收益是非常大的,風險相對大一些,投中國上市公司,相對來講是更成熟的企業,理論來講風險最小的。但在中國,一輪一輪割韭菜,上市公司中也會面臨很多風險,但是相對來講比股權投資好一些,但是需要慎重面對和解決。包括我們團隊在做上市公司投資的時候,我們會非常慎重。所以在這裏講一點,我們重點看這個企業的本質。


北京市朝陽區向軍北裏28號院瀚海文化大廈

400 010 6886

Copyright @ 2014 nuoyuan.com.cn-STUDIO, rights reserved. ICP:京ICP備 1401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