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ndtable forum

圓桌論壇


    接下來, 將要進行的是第一個圓桌對話環節,本環節主題是——“追風”中國創新加速度。首先請上這一環節的幾位重量級嘉賓:

    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原所長 賈康

    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長、首席經濟學家 管清友

漢富資産管理事業群總裁 任勁

   

    曲  越:開始之前,我想抛給各位專家的是:你們怎麽來看我們這些高淨值的人群,他們的財富、他們的消費和他們的投資,與中國經濟未來的關系?

    賈  康:我是覺得中國已經形成了高淨值人群,還有繼續在發展的中産階級,大家越來越關心這個財富管理,這是必然的,人性如此。

    大家在方向上是不是要有這麽一個在現在都感受到的不確定性概念旁邊,還有一個看大勢的框架。這個不確定性不用我多說,現在大家說得難聽一點就是各種各樣的“黑天鵝”事件、“灰犀牛”事件,各種捆在一起,還有被人說的內憂外患,內外交困、各種考驗,各種說法。但是這不能改變中國自改革開放以來發展的基本順應人類社會發展大潮流的基本趨勢。因爲這個基本趨勢我理解是這麽幾條:

一是工業化,其實是在1949年,新的共和國成立以後,很早確定要追求的。在改革開放以後,這個工業化迅速把中國推進到了世界工廠這樣一個新的起點。伴隨著的是城鎮化,國際經驗表明,跟著城鎮化的發展,工業化中間有一個加速度,高速發展階段是一個S型,走到70%左右的位置上的時候,會轉成比較低平的發展狀態,城鎮化水平還在往上走,但是明顯緩慢下來了。如果按照50%的城鎮化水平,我們往上走,還得要20年。和這個城鎮化空間相匹配的,中國如果按照人均GDP接近一萬美元了,還有工業化發展的另外一個指標,就是整個的第二産業所占的國民經濟比重有多少了,就認爲已經到了中後期,中國在沿海地區進入中後期,而中部、西部還是中期或初期,總體的判斷應該認爲中國的工業化大概是中期,後面還有很大的發展縱深和空間,這個縱深空間在實際發展過程中,表明中國一定要在把城鎮化、工業化配上市場化,這是已經不可逆轉的了,但總體來說,很難設想已經形成的,全中國一億以上的群體不讓跟著市場化走。

還要加上義無反顧全面開放的全球化,以及現在必須順應的“互聯網+”爲代表的高科技化,當然還要明確匹配上我們力求的依法治國的民主化、法制化,這是在中央的戰略設計上是表示出來的,非常重要的趨向。這幾個趨勢合在一起,表現的是中國彌合二元經濟,是中國最大規模人口國家必須完成的曆史過程。這就是世界潮流浩浩蕩蕩,內涵的大的趨向。這些趨向合成一股合力的時候,無論你現在感受到多少短期、中期、不確定性,長期是中國一定要完成這樣一個幾化合在一起的過程。

    同時,大家不要忘了,還有開放條件,可以按照自己的偏好,試探著在開放方向上,你想在海外做什麽配置?這個通道雖然現在有可能嚴加管束,但是仍然存在。無非是看你自己的偏好,在有所作爲的這方面,你內心是想更多在本土,還是見好就收,在外面更多去享受生活,這個不可一概而論。但是總體來說,這個空間顯然是存在的,不論多少不確定性,這個空間是擺在我們面前的。無非是順應需要,中央講要滿足人民美好生活的需要。我們談的是你能不能適應社會成員裏老人的需要,比如說養老,比如說兒童的需要,中國已經有世界工廠的實力,你能不能走到微笑曲線左右高端上的回報,滿足中國女士的需要,你有沒有可能幫著在中國女性化妝品和時尚用品或者女性服裝這方面,創出名牌,取得自己投資相當有吸引力的回報,至少有這個可能性。當然你要對應中國的男士,我覺得也有可能找到突破點的地方。男士現在不光需要什麽西裝、領帶、腰帶,誰要在中國市場上男士保健品這方面,打開一個突破點,這是一個假設。當然,你在發展過程中,你要想想怎麽樣得到國家戰略性新興産業給你配的政策扶持,政府碰到支持你的時候,一支持起來也是很有勁的,當然要注意,裏面可能伴隨著另外的不愉快和風險。如果在這裏面,就按照風投、天使投資來投,一定是在這方面很有可能得到自己奮鬥回報的結果。   

    曲  越:非常感謝賈老師,說得很中肯。我簡單總結一下,在紛纭複雜財經新聞的背後,我們看更長遠的趨勢,中國幾個趨勢疊加起來,就是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所以我們要順勢而爲,不需要在諸多不確定中混亂。

    管清友:我講三個方面,我原來主要做投資,感觸挺深的。第一是形勢,第二是理念,第三談一談選擇。形勢,長期來看,我們確實沒有問題,因爲中國回旋余地太大。短期來看,我們確實遇到一些困難,外部我們看到貿易摩擦、貿易戰,我們要學會回避風險,做好風控。我們無論是自己還是選擇資産管理機構,一定不要看它跌多少錢,看它的風控。這是專業投資者和非專業投資者最大的區別。同時,監管環境的變化,對于整個資産管理行業的生態,無論做一級市場投資還是二級市場投資,全發生變化,我們自己也去研究,你要了解你選擇的機構,你的機構也要了解你們的一些投資人的想法。

    第二,觀念。我今天下午在財富指數發布的會議現場,我就舉一個例子,馮小剛導演拍的《1942》那部電影裏面一個場景我印象特別深,張國立扮演的老東家,老板,因爲逃荒,天災人禍沒有辦法,走在逃荒的路上。他當時跟他的夥計長工說過這樣一句話“等到那邊風調雨順了,再回去,三五年以後,我還是你們的東家”。什麽意思呢?他回去,他還能做東家,一無所有,他還能做東家。他這些長工,我們說員工吧,回去還是員工。我們說差別在哪裏?在這裏,所以下午我說無論是自己的經營還是財富管理,一定要有富人思維,不要從衆。我們從小父母教給我們的東西其實都是錯的,讓你節衣縮食、量入而出,其實投資上都是錯的。一定要學成功的投資者,他們的經驗特別精髓。你也要向自己學習,我過去怎麽做企業能成功的,就是我自己特別能,還是因爲趕上好時候,還是因爲什麽原因?我們也要向自己學習。

     第三,說一說選擇。我們怎麽選?下午我也提到一句話,投資肯定有風險。因爲風險和收益是匹配的,高風險、高收益,中國人向來只接受高收益,從來不接受高風險,這種理念本身是錯的。第二個,投資確實有風險的,但在今天這樣一個時代,不投資才是最大的風險。

    我們做投資,當然要選擇比較好的機構,有信譽的,過去收益率比較平穩的,不要選擇那些在最近幾年收益率特別高的,我告訴你,那個坑特別多。我告訴你,一定要選擇過去幾年收益率特別穩健的,不是比誰的收益率高,而是比誰活得更長。我們選擇哪些行業?第一位就是消費升級;第二個階段就是産業整合,這個也非常重要。中國正在經曆一個波瀾壯闊産業整合大周期,確實到了轉型升級的時代;第三比較重要的,就是技術驅動。2018年是中國新經濟元年,這裏面要湧現一大批也許是大型的技術,也可能是行業隱形冠軍,很多細分的行業,他們叫“黑科技引領”。

    曲  越:感謝管老師,接下來是任總,相對前面兩位老師,他們是學術和理論派,任總始終在中國改革和實踐大潮中,幾乎見證了中國金融成長整個一段曆史。下面請任總從實踐角度談一談對這個問題的看法。

   

    任  勁:首先代表主辦方,表示對各位在周末,在青島能夠參加我們這個活動,再次表示感謝。

實際上2018年,剛才兩位專家也說了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年份,2018年正好是我們改革開放的40周年,中國經濟在過去這40年應該說有著非常快的增長速度。我們的經濟總量已經在幾年前就變成了全球第二位。伴隨著經濟的這種成長,實際上我們的財富也在不斷地增加。所以我自己想表達的一個意思是說,我們要感恩,要感謝這個社會,這個發展,這個進步,給我們帶來了今天財富的積累,今天大家能有機會坐在一起共同討論未來怎麽樣使得財富更多、更好的增加,更好的成長。

在這個感謝、感恩的背後,實際上是有這麽一個邏輯,就是說我們財富的這種積累,實際上是跟整個社會、跟整個國家、更整個大勢,是相關聯的。中國的經濟有著過去兩位數的成長,到現在最近幾年是一個叫新常態,雖然6.5%、6.7%,依然在全球增長速度還是挺快的。那我們靠的是什麽呢?我想這個邏輯上面,實際上剛才賈老師說的是一個全球化的分工,加入了WTO,改革開放40年如果再早一點,是農村最早的一個生産力的解放,承包制,使得積極性、熱情都得到了一個釋放,再到城市改革,再到整個市場化,到了2001年我們加入了WTO,參與一個全球化的分工,我們利用一個是廣大的市場,一個是比較廉價的、豐富的勞動力資源,所以我們變成了一個世界工廠。

    到了2018年,40年,大家剛才也談到了一個焦慮,我們會看到,中國經濟也是積累了一些矛盾,債務的矛盾,所以要去杠杆,在金融領域,我們也積累了很多的風險,所以要出資管新規。我們最大的經濟上面的貿易夥伴美國,實際上現在也是有一些摩擦,大家7月6日說有一個貿易戰。同時,我們經濟發展過程中的有些制約因素。

    所以我想在未來的一個大勢,全球化、經濟發展的趨勢是不能逆轉的。這個過程中,2018年恰恰發生的這些事件,給我們敲了一些警鍾,讓我們更加警醒,讓我們重新思考未來增長的一個模式,怎麽樣能夠更實,更加踏實的,更加依賴,挖掘我們內在內需的一些市場,來滿足我們自身發展的需要。

未來的中國經濟,我希望是更多是市場配置資源,而減少政府的幹預。在這個過程中,我覺得我們的民營資本會發揮越來越大的一個作用。我相信這是在本世紀這幾十年裏面,未來可能我們會看到這個趨勢,我覺得這個不是以任何人的意志爲轉移的。實際上在過去這40年的發展過程中,民營經濟對中國經濟成長的貢獻,比重是越來越多的。未來靠什麽?靠民營的資本。怎麽樣把我們手中的財富通過我們專業的機構,把它變成一個資本,投資到社會中有潛力的行業中去,有發展前途前景的這些企業中去,保證我們經濟的成長。

  

    曲  越:謝謝任總,就是在我們這樣一個曆史節點上,新舊動能已經到了必須去轉換的拐點,由原來的出口,我們更多的轉向了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人民消費蓬勃發展的需求,它會推動很多新興産業和民營企業起來,這個過程中我們積累的財富應該到最需要的地方,最有未來的地方,所以任總說的是這樣一個未來不可逆的正循環。

    回到我們講到內需,消費升級,所有這些最熱的詞,都離不開投資,離不開我們積累的儲蓄,積累巨量民間的財富和在企業裏的財富。那財富需要長久能夠保值增值,但是最近我們看到,可能受到一些國際上各種黑天鵝、灰犀牛,剛剛賈老師提到的,我們看到很多的配置,包括A股市場,包括彙率、包括債市,還有日常的樓市,都在劇烈波動,那出路在哪兒,方向在哪兒,給我們有什麽樣的建議?

    賈康:我覺得你如果對高科技感興趣,可以加盟,騰訊也好,阿裏也好,都是在加盟,都在布局。有些東西也可以模仿。你在這裏面,不同的偏好,你投資的時候,跟著大潮流走,大家一起來賺錢,還是滿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

    另外一些地方,我是覺得心裏要有數,我前面特別強調,城鎮化還有很大的空間。還是回到我之前的認識框架,風雲變幻當中,看到中國經濟還有這麽可觀的發展縱深和空間,還有這樣的成長性,看到世界實際上都盯著我們市場潛力和機會,那我們本土的人,爲什麽不在這方面積極尋找適合自己的風險偏好機會呢?

    曲越:感謝賈康教授,邏輯非常清晰,就是從更長遠看,因爲中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調我們不懷疑,所以所有的大量資産配置在短期的波動,長期依然是一個向上的曲線。作爲投資者,我們需要做的是放更長的線來釣更大的魚,我們用時間和耐心來平滑這中間的波動和風險。接下來我們再有請管總。

    管清友:不投資當然是最大的風險。股票我覺得是這樣的,我建議大家在內外因素沒有穩定之前先看。債券市場,今年肯定比去年好,收益率已經下來了,但是也不會太大。彙率市場,我覺得不用太擔心,因爲人民銀行對于彙率的把控力、掌控力還是比較強的。

    曲越:謝謝管老師。下面有請任總。

    任勁:還是說說股市吧,大家也都知道,2007年經曆一年牛市,很快碰到股災,最高的6124點,跌到現在的,十年過去了,還是在3000點,現在又跌到2700、2800。美國也是次貸危機,美國股市次貸危機的時候,從14000點當時跌到差不多一半,跌到大概六七千點。但是十年以後,現在美國的股市多少?26000點。中美貿易戰,中國是跌,美國股市還在漲。

   你去看一看美國股市市值最大的這些前50家公司是什麽樣的公司,再看看我們國家市值前50的,你會發現我們是金融、銀行、保險、房地産、白酒這些比較傳統的行業,我們恰恰缺少一些科技型的公司。美國你說前十大的,既有傳統行業,也有像臉書,也有像亞馬遜這樣的科技公司,谷歌這些公司。所以我們這個資本市場在給培育創新型企業這方面,做的是遠遠不夠的。這也是我們跟美國的一個差距。  


北京市朝陽區向軍北裏28號院瀚海文化大廈

400 010 6886

Copyright @ 2014 nuoyuan.com.cn-STUDIO, rights reserved. ICP:京ICP備 1401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