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ndtable forum

圓桌論壇

 

 7月8日,在青島舉行的第四屆中國財富論壇上,諾遠資産與會議方《財經》聯手,推出以“資管與財富增長”爲主題的專場論壇,並邀請亞洲金融合作協會秘書長楊再平,前世界銀行駐華首席經濟學家華而誠,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研究所前所長姚余棟,漢富資産管理事業群總裁任勁等資深經濟學家及金融機構負責人,以及會議主持人、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長陳道富,共同就這一話題展開深度解析。

 

以下爲論壇實錄:

陳道富:各位來賓,下午好,我們這個環節的討論即將開始。這個環節我們的討論是“資管與財富增長”,財富的增長是每個人都向往的一個事,其實最近有很多管理規定出台,我們的資本市場和各個金融市場也都不太平靜。所以怎麽樣在這麽不太平靜的市場裏面,守住我們的財富,並且使財富實現更進一步的發展,是我們大家都關心的一個問題。下午我們將會請出五個重量級的嘉賓討論這個問題,在進行我們圓桌討論之前,我們先請漢富資本的任勁總裁給我們做致辭。有請。

 

 任勁:各位投資界的朋友,大家下午好!

歡迎大家來參加青島的財富論壇。我想剛才道富所長已經說了,我們會圍繞著資管的規定,圍繞著財富怎麽樣保值增值來展開一些討論,我想用一個詞來形容我們2018年所帶來情緒上的一個變化,我想就是叫“困惑”。因爲大家看到,2018年發生了很多的事情,包括監管政策收緊,也包括大家看到7月6日剛剛實施的中美之間的貿易摩擦、貿易爭端和貿易戰的開打。那回顧過去40年的中國經濟,實際上是有這麽高速的增長,它背後的原因和邏輯是參與到國際分工。美國和中國現在出現了這些貿易上的摩擦,背後還有更深的原因,那未來我們的成長路徑,我們成長的方向,我們經濟會怎麽樣發展,這個可能是大家比較關心的。

第二,隨著經濟的成長,實際上社會的財富也在不斷增加。未來靠什麽能夠使我們的財富保值,另外能夠不斷增加,這也是成爲我們每個人會關心的問題。今天下午,我們也很高興請到了業內的一些大家,來跟大家分享政策的變化、經濟環境的變化;我們在財富管理上,我們會面臨著一些挑戰,我們會有哪些對策。我只代表協辦方向大家的光臨表示感謝,我想把更多的時間交給道富和這些專家。謝謝大家!

 

    陳道富:下面我們正式進入這個環節的討論。我們知道,今年4月資管新規正式出台了,資管新規引起了大家充分的關注和討論。資管新規出台以後,大家都在等待細則的出現,同時我們也發現在這期間,金融市場出現了很多變化,在錯綜複雜環境下,資管行業發展到百萬億級的情況下,我們對資産新規進行重新規範,對這個行業會帶來什麽樣的沖擊,這個行業的格局將會走向哪裏?我們未來投資方向又需要向哪個地方去?都是現在大家關注的問題。

所以我們這個環節,聚焦于資産管理行業,聚焦于我們財富的增長。

楊再平:謝謝主持人,也謝謝主辦方的邀請。

    首先,我覺得隨著經濟的發展,隨著人們財富積累越來越多,這種積累的財富或者說我們用政治經濟學的語言來說,過去的勞動,積累的勞動,參與財富的創造,它的比重會越來越大。按照馬克思的勞動價值論,一個産品的價值三個部分構成:C+V+M,技術進步我們知道C的比重會越來越大,V的比重會越來越小,尤其是現在人工智能,我們看到這個趨勢在這裏,可能以後某些領域這個V的比重會接近于零。所以這樣,參加財富創造的那個C會越來越多。所以是什麽呢?就是人們積累的財富,就是過去的勞動,積累的財富參與財富的創造,它會越來越多,或者發揮得作用會越來越重要。所以這就提出一個問題,怎麽樣讓積累的財富生出更多的財富?或者讓錢生出更多的錢?也就是我們說的財産性收入最大化。這個課題可以說已經提到我們面前。

    由于我們的經濟發展也到了這個程度了,一個是我們的人均GDP按照世界銀行的劃分標准,已經到了中偏上的水平,接近9000美元人均。由于我國是高儲蓄率的國家,所以我們的積累和儲蓄,就顯得相對來說比較多,老百姓的儲蓄,過去叫城鄉居民儲蓄余額,現在應該是超過60萬億了吧,現在叫住戶儲蓄余額,人均3萬多人民幣。我們的高淨值人群按照各種報告的數據,接近200萬。高淨值人群可用于投資的資産,就是我們說的那些積累的財富,65萬億。就是怎麽樣用好這些積累的財富,讓它們保值增值,生出更多的財富?這個關系到我們經濟的進一步發展。因爲它占的比重,剛才說了越來越多。而且它當然關系到尤其財富者擁有者本身,能不能保值增值對他也是至關重要。

那麽怎麽樣把積累的財富,讓積累的勞動,過去的勞動,最大限度地創造財富?這一點就是跟我們資産管理就有關系了。積累財富的運用,一般來說不是財富擁有者直接去運用,要依賴金融,依賴金融工具或者金融産品,來設計出若幹的對應這些財富擁有者來說叫金融資産的産品或者是工具。但這個東西,所以我們講什麽叫虛擬經濟,什麽是實體經濟?首先這些東西,金融資産是虛擬的,是實際資本,紙質的資本,但是你要把它創造出來,不是那麽簡單,但是一旦有一個新的東西出來,它對財富的增長,對實體經濟都是很重要的。這就提出資産管理的問題,爲什麽資産管理這些年,或者財富管理這麽重要。

 怎樣的資産管理才能夠最大限度地讓我們已有的財富生出更多的財富來?或者我們手中積累的錢生出更多的錢來?我覺得有這樣幾點:

首先,資産管理要最大限度去撮合我們積累的財富和實體經濟。實體經濟的發展,資金嘛,對它來說就是資金,就是資産管理首先要體現在金融做什麽?就是撮合,把資金的擁有方和資金的使用方能夠撮合起來。這個大家都知道,但是怎麽樣撮合?過去不足的就是在于我們缺乏多樣性。就是我們過去的金融體系,只是去撮合了這種風險偏好比較低的人群或者他們的資金,相應的就只能夠滿足風險比較低的那些項目或者企業。所以首先我覺得就是要在風險多樣性方面進行撮合。比方說你風險偏好比較低的,我願意風險偏好比較低的項目,但是我們有些項目風險比較高,成功的概率低,但是一旦成功會極大增加社會財富,尤其是我們一些高科技的項目,它是風險高,但是收益也高。有些人風險偏好是高的,他也有這個能力,有這個資金實力,就是怎麽樣把這部分通過我們的金融工具、金融産品,把他們和風險高的去撮合。還有一個多樣性就是期性的多樣性,有的很短,有的很長。這是一個維度的多樣性。第三個維度的多樣性,就體現在價值的多樣性。當然,期型不一樣,風險也不一樣,價格也應該不一樣。所以這種多樣性就是資産以怎麽樣的多樣性對接、多樣性撮合。

第二,我們怎麽樣的資産,我這裏說的金融資産,才能最大限度把我們說的已經積累的財富吸引來,把它具有足夠的吸引力,這個就是要求我們的金融産品,怎麽樣的金融産品,或者什麽樣的金融産品才有吸引力,就是三個:要有足夠的收益性、足夠的流動性、足夠的安全性。就是一個資管産品,如果不具備這“三性”,或者在哪一方面有欠缺的話,對投資者是不具有足夠的吸引力的。這就是我們在開發或者是賣一個資産産品的時候,要考慮的。

怎麽樣做到我們說的收益性、流動性、安全性高度統一呢?當然就是最後一點我要說的,就是要依賴實體經濟。實體經濟對資金的運用,就是實體經濟怎麽最有效的運用我們積累的財富。我剛才講,讓積累的財富、已有的財富,最大限度産生新的財富,歸根到底取決于實體經濟。首先有三點:一是把我們積累的資金最大限度引入實體經濟,就是要回歸實體。二是精准、精細。就是我們說的“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在恰當的時候,把恰當的錢帶給恰當的人,借給恰當的人,或者引入到恰當的實體經濟的項目。當然還有一些可能難度比較大的就是要有精巧的設計。精准、精巧,很大程度上我們的金融可以跟水利工程類比。三是風險要管控住。首先我借給你錢是有條件的,要遵守信用的基本規律,有償還性、信用性,還有回報性。

所以總的來說,歸根到底,就是怎麽樣讓財富,讓我們積累的財富能夠産生更多的財富,最有效、最大程度産生財富,有賴于資産管理,而資産管理依賴于我剛才說的幾個要素,尤其是在實體經濟的運用。謝謝。

華而誠:今天非常高興有這個機會來這裏學習一個新的課題,叫資産管理。大家知道,最近中國政府出了一個叫資産管理新規,這對我們從事資産管理業務的金融機構,還有投資者,都會有很大的影響。因爲我們必須在新規的規範下做資産管理業務,還有投資者也是一樣,他們也要在資産新規之下做一些投資的決定。

就我個人的了解,就資産新規出台的背景是什麽,主要內容是什麽,同時對我們銀行,我是在銀行工作的,有什麽實質性的影響,我們怎麽迎接這些挑戰?同時也談談不但是銀行的挑戰,對監管單位,包括投資者,都有很多的挑戰。所以我想就個人這些膚淺的觀點談談。

第一,資産新規出台的背景是什麽。我在銀行工作,我們知道十幾年前就講,市場利率化和利率市場化會導致銀行傳統的信貸業務的利差會收窄,因此,我以前在建行工作的時候就說我們要發展中間業務,我們對很多分行行長都有這個要求,你的業績裏面多少是從中間業務來?大概有這樣的說法,因此我們銀行紛紛以綜合性或混業經營來爭取中間收入,來提高競爭力,爲客戶提供貸款以外的全方位的金融服務。這就促進了金融業彼此的融合跟創新。我們銀行業有信托、有基金管理公司等等互相合作,因此導致銀行的理財産品資産快速增長。2017年底,我們理財産品大概達到30億左右。包括貨幣資産資金,理財産品,它的收益完全是市場決定的,因此要大于傳統銀行的存款利率,我們的存款利率某種程度受到人民銀行的指導。

因此,理財收入的快速增長,對提高居民所謂的財産性收入扮演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也幫助了中國經濟結構從投資到消費的重要轉型,現在正在進行中。財産性收入增加以後,除了工資收入這些基本收入之外,當然幫助提高消費,因此消費現在成爲中國拉動經濟的重要力量。

同時理財産品,它的利率是市場決定的,因此也推動利率市場化改革的進程。但是,金融業的融合,我們講金融業各自的融合及創新,也産生了金融監管之外所謂的影子銀行業務,帶來潛在金融風險。因爲資産管理業務跨越不同的金融市場,部分金融機構在開展金融業務的同時,還亂加杠杆等問題,因此需要出台相應的指導意見,統一監管的標准和規範,來規範市場的發展。這大概就是我們講資産新規出台的一些背景。

主要的內容是什麽?是建立規範,防範金融風險爲主要內容,彌補監管所謂的短板。同時推動業務發展,回歸服務實體經濟的本源。到後來服務實體經濟,不要做脫實向虛的這些業務,消除金融空轉,促進市場業務規範性的發展。

    對我們商業銀行來講,有什麽配置策略?中國現在另外一個特點是擴大金融開放,因此基于金融資産業務發展規律,我們要加速結合海外成熟市場的發展經驗,積極采取多項措施,推動資産管理業務朝著産品淨值化管理,提高標准化債權資産和收益類資産的研發能力,我們要提高銀行的研發能力,資産管理方面我們還有很多的欠缺,很多都是以國內資産爲主,多半是債券類産品,權益類産品很少,國外産品更不用說了。所以我們銀行本身的研發能力必須提高,這樣才能提供更豐富的産品,滿足投資者産品的選擇,滿足人民生活日益多元化和對財富管理的需求。

因此,商業銀行我們本身整體發展角度來講,資産相關業務的開拓跟拓展不僅在資産配置選擇方面,拓寬了既有的路徑,還提高了資産回報率,更進一步提高商業銀行現代化服務的能力跟水平,更有利拓展了所謂中間業務的收入,爲商業銀行實行經營風險整體控制和經營領域的全面發展提供了一個新的思路跟支持。這是對商業銀行其實是很大的挑戰和機遇。

陳道富:下面有請姚首席,請他給我們分享他的精彩觀點。

姚余棟:謝謝主持人。剛剛楊會長、華首席,實際給大家講了一個財富管理的狀態,而且是一個政策的精彩解讀。我跟大家彙報一下,就是一個具體投什麽。標的是什麽很重要,我向大家隆重推薦“中國漂亮100”。大家很快進入超老齡社會了,同時個人的配置需求也在增加,將來通過智能投顧或者自己來配都會很多,養老或第三投顧在保險上已經試點了,所以會是長錢,所以會“不盡長錢滾滾來”。

所以配什麽?我一直說投資要學靖哥哥,不要學楊康。爲什麽?在《射雕英雄傳》中,楊康到處去找《九陰真經》還被毒死了,靖哥哥沒有到處找,最後學會了。所以有時候是不是要主動,有時候真不知道β是怎麽出現的,β的出現有不確定性,所以你特別主動,往往趕不上β的趨勢,太聰明不行。但是你不聰明也不行,所以這裏有一個折中,就是主動、被動,智能的策略比較好。就像郭靖,投資要學靖哥哥,不要學楊康。我們個人投資者在股市上頻繁交易,每年七成虧損。你說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你何必那麽過于頻繁的交易?所以一個策略就是Smart  β,因爲人性無法止損,你挑到比較好的股票,比如說做了大量的個人研究,但是你就非常投入,有感情因素在裏面,等股票不行了,你不賣不掉,你賣掉是違反人性的,大部分人做不到。所以這是我想跟大家彙報的,就是個人配置策略,可能還是要有主動和被動,就是咱做厚道一點,學學郭靖。

第二,要考慮的因素就是成本。成本還要低一點,長期配置比如養老,配二十年、三十年的話,這個成本也很重要啊。別最後收益還不如成本,所以這兩項加起來,一個是成本的考量,所以會出現一個趨勢,我們感覺可能指數的、被動投資的,在逐漸成爲一個趨勢。爲什麽這樣說呢?比如說美國,以前只占3%,現在只占5%,我們國內指數頂多10%左右,遠遠沒有到30%,1/3的天下。第二,美國基金業市場彙率比較低,目前我們ETF在千分之七,他們二三,比我們低一些。第三,業績上往往金融市場肯定是有人掙錢、有人虧錢的,往往是散戶拼不過機構。所以資産新規出來以後,很多銀行設立子公司,所以機構投資者一多了以後,到哪兒尋求α,少了,更多尋找β,所以個人投資者一定要小心,這裏面機構還是很厲害的,一般情況下打不過機構。所以這種情況下,往往被動就好了,這個趨勢,我們的演化趨勢是機構投資者逐漸多起來。同時費率應該適當降低,從國外的經驗來看,指數是比較好的,也是很重要的一個,占三分之一天下,將來在國內的投資中。

第三,你說指數行,將來指數有未來,投什麽指數很重要。是不是滬深300,還是光是A股的?這個也很重要,所以我們反複研究以後,大成基金也做了長期的研究,感覺還是“漂亮100”靠譜。爲什麽?我們看看曆史,美國有“漂亮50”,是1973年推出的,穿越了牛熊,到今天還有投資價值。所以有沒有一個有標的,還有α,還穿越牛熊的。我們國內有機構也提出A50,實際A50也得到很多青睐,過去也是不錯的,表現也是相當好的。但是50支股票是不是能夠反映我們的經濟?現在科目越來越多了,整個行業變化肯定比上世紀70年代美國多多了。我們這個新生行業很多,所以我們感覺50不夠,得100,200太多,50太少,100合適。所以在中國“漂亮100”,社科院搞了一個中國“漂亮100”,近期表現也不錯,也列了一些納入的名單。我們做了什麽工作呢?大成基金也不光爲我們這個公司,也爲整個國內投資者做了標的,就是跟MSCI聯合開了一個,如果不用MSCI,國內叫民勝(音),不用這個,你就很難解釋,人家只有明晟指數以後,投資者才投資。所以它在全球在選指數上還是有價值的,而MSI從1969年開始,已經在金融市場選了大約有2000多支股票,也還是不錯的。所以民生指數,往往全球價值,國際投資者也很聰明,所以對我們也是重要參考,對國內也是重要參考。我們靠這個指數,俗稱“入魔”,靠什麽選出中國的“漂亮100”?所以通過兩種指標的綜合使用,選出了這樣一個中國的“漂亮100”,是叫MSCI的形式做到的。其中包括像中國建行、石化,還有一些大的企業,都有,都列到裏面了。我們看到從2004年到2008年,四年時間大概是8.3%的年化收益率,下浮比率是1%,完全可以打敗現在的滬深300。滬深300在同時段的收益率是6.2%,中證100是5.7%,所以很驚人,我們也很驚訝看到中國“漂亮100”確實能夠穿越牛熊,還是有一定的α的,有點像,可以考慮,供老百姓考慮。無論是機構投資者還是普通老百姓,可以長期擁有。

所以我們最終想跟大家說一下,就是個人進行資産配置,特別是養老資産配置,應該是主動地被動,Smart β。第二,因爲你投資周期要長,因爲你退休之後才能拿到這個錢。考慮這兩個因素,國內的被動指數開始興起了,這也是一個趨勢。被動不是完全被動,是做調整的,不是說放那兒完全不動的。它更多響應未來特別大的養老需求,在這種情況下,什麽指數很重要了,首先指數是一個浪潮,指數還有行業指數,寬基指數,比如說上證中指,滬深300,A50,行業指數是各個行業都有,醫藥行業,我今天准備看看《我不是藥神》,醫藥行業火了。所以這些指數都不夠理想,最好的就是Smart  β符合人性的策略,由此我推薦的是中國“漂亮100”,就是我們中國經濟走向高質量的發展,沒有問題,無論外界有什麽擾動,我們都能夠保持合理的增長區間,6.5沒有問題。質量也越來越高,同時公司確實有公司價值又好,還比較便宜,從中間可以挑出來的,所以我們結合了  MSCI指數,打造了這樣一個“漂亮100”,同時社科院也有一個“漂亮100”也不錯。所以當前市場波動情況下,怎麽辦?首先對中國經濟有信心,第二要相信自己,不要太主動,要有一個策略,同時要考慮到成本,也要看到指數基金在中國的成長趨勢,寬基未必那麽好,行業猜測部分到,關鍵是Smartβ,主要是中國“漂亮100”,選中國“漂亮100”就是對中國基金的信心!

陳道富:下面有請熊焰總。

熊  焰:中國企業尤其是民營企業的股權資本來源不充分、不充沛,中國有句古話叫做“商業是將本逐利”你得有本錢才能從事商業去掙錢。從現代經濟學的邏輯去講,我們所說的公司是契約組合要素,以盈利爲目的的實體行爲。要素其中最重要的是資本要素,實際對中國而言,特別對中國的這些民營企業而言,最缺乏的就是股本資本。當然中國股本資本的缺乏,有它的必然性,有它深刻的經濟社會原因。第一,現代中國真正進入市場經濟形態,有原始資本積累,才是三十幾年的事情,改革開放40年真正開始有現代意義的原始資本積累,是一代人,剛剛經曆了一代人,與西方發達市場經濟國家相比,幾代人的積累,中國在這方面有差距,就是自身的基礎不好。另外,就是中國的轉換機制,就是長期股權資本的形成機制,不是非常健全。這實際是中國的金融體系,還是有很多的問題。金融體系實際最大的一個社會功能就是將儲蓄轉化爲投資,實際是轉化爲股本投資。更重要的是轉化爲股本投資,目前,我們的金融體系的資本絕大多數,目前80%左右,還是轉化爲債權資本,債性的資本投資,沒有轉化爲股性資本投資。因爲轉化爲股性資本投資,主要靠股市這個通道進來,目前中國股市這個現狀,讓大家也覺得很不踏實,因此這是中國經濟社會的先天條件決定的,就是中國這些民營企業缺乏這種股權資本,中國的經濟體系在長期資本形成機制方面,是不完善的。

怎麽破解?根據我們現在的觀察,在業務朋友圈裏討論,現在咱們家裏有一座金山,就是國有資本。中國的國有資本不同的統計口徑,淨資本大約是在50萬億左右,比中國的儲蓄略微少一點,但是這也是一個極其巨大的體量。如果我們把這巨量國有資本中的一部分轉化成積極的股權資本,投入到比國有資本效率更高的那些市場主體的股權結構中去,應該這是一個非常積極的變化與行爲。如果我們能夠推動國有企業國有資本中的一部分,轉變成新興的戰略新興産業的股權資本,優勢民營企業的股權資本,應該說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變動和改變我們中國現代經濟的沉悶狀態的一個源頭活水。

    陳道富:謝謝,其實怎麽樣盤活國有資本,讓國有資本能夠撬動或者跟整個民營資本股本市場形成非常好的良性互動,這個市場有巨大的空間。怎麽樣把這個業務能夠合法合規開展下去,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領域。下面有請任總分享。

任  勁:謝謝。我的觀點,在大的經濟形勢下面,怎麽樣保證財富的增加增長,我的一個想法是,怎麽樣把我們隨著40年經濟增長,財富積累到一定程度,怎麽把這個財富變成一個民營的資本,去投資到實體經濟中,然後使得我們的個人財富能夠保持和增加,這是很好的路徑。過去這些年,應該說我們的金融是得到了很大的發展,這個過程中,實際上也有一個市場資源配置的效率問題。

我想表達一個什麽意思呢?就是我們應該把經濟生活中的這些負面的、不能産生效益的,應該給它抛棄掉。就像熊總剛才說的,我們國有資本應該投入到更有活力,更有未來、有前景、有成長空間的這些新興行業裏面去。實際上我們在座的各位投資界的朋友,實際上我們每個人的財富也可以通過私人股權投資形式來投資到實體經濟,隨著經濟的成長而獲得財富的增加。

在這麽一個大的環境中,我覺得剛才致辭也提到了中美貿易摩擦,也提到雖然經過40年,我們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是我們在很多的科技領域裏面,我們實際上還處在落後的,不像我們想象得那麽強。要彌補這些差距,要追趕,我們靠什麽?我們還是靠我們的企業家,應該說過去40年,實際上民營經濟對中國經濟成長的貢獻是越來越大,未來我認爲這種份額,這股力量可能還是會繼續下去的。

    剛才,在進場的時候看到暖場的視頻播放,實際上也都向大家展示了我們漢富資本過去成立12年以來所投資的一些案例,其中不乏一些“獨角獸”的項目。我認爲未來我們這個團隊也願意和大家一起共同把民間資本,把它彙集起來,找到更多有成長性的行業,這些企業,使得大家的財富能夠保值,能夠增加,謝謝大家!     


北京市朝陽區向軍北裏28號院瀚海文化大廈

400 010 6886

Copyright @ 2014 nuoyuan.com.cn-STUDIO, rights reserved. ICP:京ICP備 1401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