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行業風口,不忘金融信條:韓學淵20年的變與不變

日期 2017-09-01 18:05:13

1.jpg

業務適時調整,但投資眼光、風控手段卻一脈相承。這是漢富這家金融企業的標簽,也是董事長韓學淵的個性使然。


韓學淵不是一個很願意營銷自己的企業家,金融從業20年,鮮少能在工作之外的場合見到他,這與漢富給外界的感受幾乎一致。


每周一,漢富控股的高管們都會在公司的項目過審會上見到韓學淵,其他的時間,他會把工作行程排得滿滿,足迹遍布全國各地,從清晨到深夜,周末也難有例外。


成立十年,漢富在不聲不響間已攢到“豐厚家底”,旗下的漢富資本、諾遠資産等機構已幾乎覆蓋了資産管理、財富管理的全産業鏈。


了解韓學淵的人知道,看起來的舉重若輕,背後是兢兢業業在行業裏20年捶打,有與時俱進的長袖善舞,更有對金融信條的始終堅持。

 

離不開的金融兩大本質


1997年,韓學淵對金融行業産生了濃厚的興趣。這一年,韓學淵選擇從薪酬很不錯的高科技公司離職,並在當年一鼓作氣拿下會計師、評估師、稅務師三個考試。之後的20年裏,韓學淵在金融行業的軌迹涉及投資銀行、股權投資、PPP、房地産基金、普惠金融等多個領域。


“韓總對金融的理解和對項目的把控度都很深,提到漢富做過的絕大多數項目,他都能很快回憶起項目細節,然後和你談這個項目的資産狀況如何,風控情況怎麽樣。”漢富的一位人士如此評價他的老板。

2.jpg


金融行業的細分領域甚多,各類投資方式和理財産品令人眼花缭亂,但在韓學淵看來,金融離不開兩大本質,即優質資産獲取和高效風險控制。“離開金融的這兩點本質,再花哨的創新也沒什麽用!”韓學淵在公司內部的多個場合反複提及這句話。


在漢富內部,每周一的項目過審會雷打不動。這一天,平均從業經驗達17年的八位漢富合夥人從全國各地的項目現場飛回北京,在近期接觸的諸多新項目中篩選出最優質的兩三個,于當天的項目會上提交。


盡管這些提交的項目已篩選過好幾輪,但一次項目會下來,十幾個項目中能通過初審的往往只有兩三個。這兩三個項目接下來還要面臨來自風控、産品和合規等部門的調查和審核。隨後,二次盡職調查的團隊以及外聘第三方專家會進駐到擬投企業,進行更加全面的調查研究,以獲得公司最終的審批通過。


“要經過‘三選三查兩審’一共八個環節,完成全部審批的項目才會以私募投資基金的形式,呈現給投資者。”漢富資本的工作人員介紹。


“韓總是西北人,性格豪爽,對人十分友善,私下裏和我們的關系都很好。但在項目會上,哪怕是一丁點的風險他都不會放過,也不會爲了其他原因在投資標准上放水。”漢富的一位資深合夥人透露,“每次項目會後,他會繼續和我們討論對項目的看法,包括爲我們尋找優質項目提供許多建設性的指導意見。”


“在漢富這樣的公司工作,和老板溝通特別簡單,都是金融行家,都想把項目做好,團隊往一個方向使勁,想不出成績都難。”漢富的多位合夥人均有如此體會。

 

抓住風口,做大做強


金融行業中有一個不成文的說法,風控過于嚴格,規模很難做起來,規模增長很快,則風控容易做不好。但韓學淵不這樣認爲,“規模增加的快不快,和風控沒有直接關系。關鍵是看是否找准了對的方向和途徑,並有紮實的投資能力作爲後盾。”


漢富成立10年,發展到如今超過數百億的資産管理規模,打造出幾乎涵蓋全産業鏈的資産管理和財富管理服務,成長可謂飛速。

3.jpg


2006年漢富成立之初,主要做的是幫助中小企業在海外上市的投行服務,短短幾年時間就取得不錯的成績。2013年,漢富開始正式轉向國內市場,而此時也正是國內財富管理市場快速崛起的時刻。


彼時的漢富,已經在私募基金的“募、投、管、退”四大環節中布局了“投、管、退”,並練就了十足的投資功底。韓學淵思考著公司未來發展的方向,他認爲,“募”這個環節應該去拓展了。


2014年,漢富旗下的諾遠資産成立,旨在打造一支遍布全國主要城市、優質的財富管理服務團隊。三年時間,外借行業風口,內靠專業打拼,諾遠資産實現了快速地成長,服務全國的大量理財客戶,募集資金能力得以大幅提升。


與其他第三方財富管理機構主打代銷不同,諾遠所銷售的理財産品絕大部分都來自漢富。漢富由投行起家,對項目的主動投資管理具有先天優勢;諾遠近水樓台,頻頻將打包優質資産的理財産品抛向市場。


“自己投資的項目,資産和風險狀況都很清晰,更便于把控風險,銷售給投資者也更有把握。”韓學淵說,“當然,未來我們也會代銷其他機構的産品,但必須要過漢富的風控關。”

 

搭建體系,讓風控有“故事”、無“事故”


正如韓學淵所言,風險控制是金融工作的核心。金融與風險如一對孿生兄弟,相依相伴的過程中難免發生一些 “故事”。漢富投資團隊對一些曾經與風險“擦肩而過”的經曆,總是記憶猶新。


“兩年前,有一個項目經過討論後,大家認爲可執行性是比較高的,和對方簽訂了合作協議。但經過幾輪盡職調查後,風控團隊認爲這個項目的底層資産存在風險,建議放棄。可如果當時撤離,諾遠要爲此支付上百萬的違約金。但管理團隊還是毅然選擇放棄。後來這個項目在別的資管公司發了出來,不久就出現了兌付問題。”漢富的投資人士介紹了一個過往投資中的故事。


更多時候,漢富是在更早期的階段發現風險,停止對一個項目的投入。

4.jpg


2016年,一家知名的互聯網公司在先後六次找到漢富尋求金融合作,漢富派出盡職調查團隊入駐對方企業。一番調查下來發現,這家企業的各種概念、前景描述都十分誘人,但財務報表問題重重,連年虧損、資不抵債,于是果斷放棄,雖然對方標榜有豐厚的傭金。2017年這家公司的債務危機爆發,幾乎整個資本市場都受到沖擊,受到牽連的不乏一些大型資産管理公司。


“做金融工作每天都要和風控打交道。沒有風控問題一切都好,一旦發生風控問題,都是大事兒。”韓學淵認爲。“我們要搭建完善的風控體系,把工作落實到位,預防風險發生,發現苗頭及時撲滅,而且要把風控的理念輸入到每個員工的血液中。”


爲了理順公司組織構架,搭建讓業務順暢運行、風險可控的體系,韓學淵已借力外腦,頻頻出大招。


2015年底,漢富與全球金融行業領先的風險解決方案提供商FICO(費埃哲)公司達成戰略合作,開發了包括政策市場、投資産品、公司內部控制、外部協同的四大風控體系。2016年下半年,漢富與國際頂級咨詢機構貝恩咨詢達成合作,爲公司設計了明確的發展方向和路線,未來的目標是做中國最值得信賴的資産管理和財富管理平台。


“企業規模足夠大的時候,金融理念、風險意識不是口頭強調幾次就可以的,而要借助更專業的制度建設、工具使用,發揮團隊力量,不爲風險事件提供任何發酵的土壤。”韓學淵表示。


金融之路,愈走愈“陽光”


20年的金融從業經驗,並沒有讓韓學淵固步自封,“如今的金融行業創新不斷,不管是行業新人還是老將,都要順應發展的大潮,不斷自我更新,”韓學淵說,“再進一步,我們要提前看到未來的趨勢,然後去引領這個金融時代。”

5.jpg


韓學淵眼中的創新在漢富旗下涉及的多個金融領域均有發生。最爲典型的便是當下財富管理服務的悄然變化。


隨著金融創新的推進,大量新型金融機構和理財産品出現,再加上一些別有用心或是不注重風險控制的機構,使得財富管理市場出現更加紛繁複雜、難辨真僞的局面。


不僅投資人犯難,監管部門也發現原有的監管制度出現乏力。于是,“一行三會”以及諸多行業專家紛紛提出“穿透式監管”,即除了監管金融業務表象上的合法合規,還要深入到金融業務的底層,掌握底層資産、資金流動情況,獲得真實的數據和信息。


監管需要“穿透”,投資也需要“穿透”。在韓學淵看來,從投資者角度來看是否投資一款産品,需要“穿透”以下內容:財富管理機構是否有資質、取得相關監管機構的認可;在合法合規的運營情況下,考量金融機構的風控體系就非常重要了,不合格的機構,要麽風控環節缺失,要麽就形同虛設,經不起審視;此外還要考察機構的投資能力,所投資的項目是否真的有發展前景。


這些相對專業的金融信息,投資者往往難以獲取,也少有金融機構能主動曬出自己的金融後台。


2016年,諾遠控股在業內率先推出“陽光計劃”,將金融運作背後的專業流程、風控規則、産品投資體系主動提供給投資者。2017年8月,升級版的“陽光計劃plus”活動陸續在全國多個大中城市推進,向包括學者、媒體以及投資者在內的人士,進一步展示金融企業的運作後台,帶來更加深入的投資者教育活動。


“‘陽光計劃’的這種做法在過去都是不可想象的,投資人何必去了解這麽多金融知識,”韓學淵說,“但時代在不斷發展,尤其當下的金融創新讓理財産品層出不窮,投資人要保護自身權益,就需要走上這條道路。見過真正的好項目,清楚背後的運作流程,以後自然就能分清優劣。”


浸淫金融行業二十年,經曆了諸多起起伏伏,各種金融業態多有涉足,這些更堅定了韓學淵對陽光、透明的金融形態的追求。“未來,唯有陽光化、開放透明的金融形態才走得更長遠。陽光化的金融,將是漢富和諾遠最有力的標簽之一。”


北京市朝陽區向軍北裏28號院瀚海文化大廈

400 010 6886

Copyright @ 2014 nuoyuan.com.cn-STUDIO, rights reserved. ICP:京ICP備 1401853